第97章 帝懿送簪

        此刻碧霄楼顶楼,雅阁内。

        一袭黑衣坐于黑沉木雕云龙纹椅上,身形昂藏、尊贵。

        他手中拿着一份册子,上面记载着各项账目。

        苍伐恭敬汇报:“所有物品已全上新,规章制度筹备妥善。”

        进碧霄楼者,必须先出一百两银子,为入楼票。

        不论后续买与不买,入楼票不退。

        且每次入场者,最多十人!

        因为碧霄楼内所展物事,全是珍品,世间独一无二。

        林师的雕刻工艺,也对得起这个价!

        若是胡乱让人进来,稍有破损也无人承担得起。

        黑衣男子脸带着面具,一如既往威严。

        “多地坐落,一月内完竣。”

        帝懿收了册子,起身欲走。

        苍伐连忙跟上提醒:“王,今日是元宵佳节,情侣夫妻之间,需互送佳礼。”

        他补充:“这是必有礼仪,不得疏忽。”

        东秦国一到节庆,亲人朋友间的确会互赠礼物。

        若是不送,会被认为是怠慢、瞧不起、不上心,这是不礼不义之行。

        帝懿皱眉,凝他一眼:

        “门外那石雕,还不够?”

        苍伐想起那石雕。

        今日碧霄楼第一日开门,护卫来报文昌街之事。

        帝懿随手拿了把长剑,便在石雕上刻上那一行字。

        字体掩去他的字迹,不会被人看出。

        但此举显然是在保护王妃!

        苍伐又道:“还不够,属下的意思、是要当面赠送有形之物。

        东秦礼仪之邦,不得怠慢。”

        帝懿长眉轻皱,片刻后,吩咐:

        “取本楼最贵之物。”

        楼下。

        云惊凰站在门外,踮起脚尖往里面看。

        就见那一件件物品的确堪比天间神物,每一样都像是上天最得意的力作。

        尤其是大殿中央,立着一个最高的木架。

        上面展览着一支哑金色花枝步摇簪。

        金子打造成逼真的花枝,下方垂吊一缕缕纯金流苏细长穗。

        花枝上,还镶嵌着一块白冰透灵的翡翠,像是一盘清冷明月。

        整支簪子白玉金的搭配,如广寒宫殿桂枝摇,明月清风坠繁华。

        云惊凰只看一眼就觉得格外喜欢。

        可惜了……

        入楼票就要一百两!

        而那步摇簪子下,木头雕刻着价格:十万九千九百两!

        这是哪个黑心的掌柜,怎么不去抢!

        近十一万两的价格,即便是李追风那样的兵部侍郎家,也要其爹一辈子省吃俭用才能攒出这么多钱!

        买不起,完全买不起。

        云惊凰不再浪费时间,迈步离开。

        她在集市上买了些东西,夜色渐渐降临,漆黑如墨。

        赢宫。

        偌大的赢宫四处挂满红色灯笼,点燃烛火,放眼望去灯火璀璨,仿若又恢复昔日的繁华。

        往殿内走,多处添置上屏风、书桌、椅子、书架、笔墨纸砚等,几乎日常用品,无所缺。

        龙寝宫,雁儿和苍伐的住处还各安置上一个大衣柜。

        往常他们的衣服只能叠放,如今整整齐齐。

        云惊凰回来后,看得勾唇浅笑。

        答应过帝懿,三个月内还他一个辉煌的皇宫。

        如今虽比不得从前奢华,但也算是一种小小的实现!

        云惊凰揣着礼物,快速来到养粹殿,恰巧见到苍伐推着帝懿出来。

        帝懿还是一身黑袍,脸色肃沉看不出任何喜怒。

        不过他衣袍上,竟然有一些灰渍!

        “阿懿,这是怎么啦!怎么搞的?”

        云惊凰快速走过去蹲下,为帝懿掸灰。

        苍伐看得眼皮一跳。

        那应该是王在石头上刻字时,粉末飞溅了些在黑袍上。

        若是让王妃知晓……

        帝懿倒是一如既往冷静从容。

        “不慎摔了。”

        云惊凰眉心顿时一蹙。

        摔了?

        她脑海里不由自主浮现出、帝懿执意撑着身体想要站起身、却力不从心,可怜地摔在地上的画面。

        唔……她的阿懿好惨……

        她心疼地为帝懿掸尽灰尘,还拉着他的手轻轻拍抚:

        “阿懿……没事哒没事哒!凰儿在,凰儿今夜继续为阿懿按摩,加大摩擦力度!

        再过不久,阿懿一定会站起来的!”

        苍伐:……

        “阿懿,走,给你个惊喜!”

        云惊凰接替苍伐的位置,推着帝懿在宫殿里走。

        “阿懿,你看这些灯笼,挂满整个赢宫啦。”

        “军机殿里我给你买了个书架。”

        “喏,这个是我买的衣柜。”

        “这套笔墨纸砚虽然不是天下间最好的,但也花了两百多银子。”

        她带帝懿看家具,看赢宫灯火璀璨。

        看之前还四壁萧条的赢宫,变得一应俱全。

        一路上,全是她甜甜的声音。

        帝懿看遍全宫物事,眸色一如既往波澜不惊。

        似乎这些千挑万选来的物事,不足入他的眼。

        但他却不时“嗯”了声,应答她:“选得不错。”

        远处苍伐默默垂下眼睑。

        王往常用的物事全是碧霄楼中的极品等级。

        王妃一万多两银子能买到的物品,实在品次有限……

        最后,云惊凰推着帝懿出了龙寝宫,站在高高的宫阙之上。

        放眼望去,灯笼粲焕,赢宫繁华。

        云惊凰从身上拿出两个东西,笑着说:

        “阿懿,我们放孔明灯吧,这是我特地在集市上挑选的。”

        纸张所做,木条为架。

        一个孔明灯上画着磐石,一个孔明灯上画着蒲苇。

        两个上面提着字:“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纫如丝,磐石无转移。”

        这是一位极有名气的画师所画,花了足足十两银子呢。

        云惊凰特地挑选这首诗,也是放低自己的同时,表达着对帝懿坚定不移的爱。

        元宵佳节,最适合和心上之人放孔明灯啦。

        她开始倒腾两个孔明灯,还找来火折子。

        帝懿垂眸看了眼,长眉皱起:

        “孔明灯可致山火。”

        云惊凰眉心一皱,倒腾孔明灯的手顿住。

        她忽然想起一件大事!

        前些年帝懿作为战神,在边疆作战时,有孔明灯不知从何而来,落在军队帐篷上。

        当时深夜,所有帐篷被烧,上千名将士受伤,所有粮食也被烧得一干二净。

        若不是帝懿力挽狂澜,那场战役极有可能会输……

        “抱歉……是我顾虑不周,我这就收起来!”

        云惊凰虽然心里小小的失落,但还是连忙将孔明灯收起来,生怕让帝懿想起那悲痛的事。

        对了!她回来时,给雁儿送了份礼物。

        除了桃花石的手串,还有个孔明灯。

        “阿懿,你等等,我去忙点事……”

        云惊凰拿着孔明灯快速跑开,生怕雁儿已经燃放。

        在她走后,苍伐忍不住从暗中走出来,来到帝懿跟前:

        “王,王妃当时挑这孔明灯,走了三条街,挑了足足两刻钟……”

        帝懿眸色微敛:“让你取的东西何在?”

        苍伐连忙双手呈上。

        那是一个精致的锦盒,上面刻着好看的小篆体:

        “青丝渐绾玉钗头,簪就三干繁华梦。”

        而锦盒里,躺着那支纯金络明月簪……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