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颠覆棋盘

        当年,云震嵘前往一位官员家赴宴,不慎饮酒过多。

        那官员为讨好云震嵘,安排了青楼歌姬赵如蕙上去照顾。

        赵如蕙和傅瑜君其实长得有一分相似,都偏身材清瘦、文静型。

        但赵如蕙只是看起来柔弱清冷,实则身材更为丰满,也更懂得如何讨男人欢喜。

        她的功夫了得,只是几个动作,就勾得云震嵘失了分寸。

        云震嵘借着酒醉,睡了赵如蕙。

        可酒醉不过是借口,不过是男人惯用的幌子。

        喝醉的人意识也会十分清楚,又不是被下了催晴毒。

        云震嵘就是因为傅瑜君怀孕,男人的本性尽显。

        而且傅瑜君是辅国公府培养出来的,知书识礼,秀外慧中,清秀可人。

        她才情俱佳,唯独就是清瘦型美人,不如赵如蕙丰满,在床笫之事上也不那么擅长。

        云震嵘就那么借着酒醉发泄着他自己。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

        就那一次,赵如蕙怀孕了。

        赵如蕙黏上他,硬要他娶她,还装柔弱,被青楼老鸨打了出来。

        算是楚楚可怜,又借怀孕威逼利诱。

        云震嵘是什么人?容不得一丝污点,也不想被人拿捏。

        曾想过处决掉赵如蕙,可赵如蕙也是个有手段的人,没能让他成功。

        后来,云震嵘实在没有办法了,回家跪在傅瑜君跟前,哭得声嘶力竭。

        说他被那官大人设计,说那些人是要害他声败名裂。

        说他对不起傅瑜君,对不起整个辅国公府的栽培,他要以死赎罪。

        他真的跳进傅瑜君那院子里的池塘中,险些淹死。

        打捞上来时,晕厥了七天七夜。

        这一出戏,做得很足,“真情”打动了整个辅国公府。

        而且傅瑜君向来善良,当时又怀了孕,怎能忍受孩子就这么没了父亲?

        她傻傻地相信了云震嵘,同意将赵如蕙接入府中。

        可哪怕有辅国公府帮忙善后,彼时还是五品官员的云震嵘,也受尽不少人弹劾,仕途严重受损。

        就因为这、云震嵘将云惊凰视为耻辱,从小就格外不喜欢云惊凰!

        他从不让云惊凰祭祀或入祠堂,因为他不敢让云家列祖列宗看到云惊凰的存在,就像是看到他身上的一个污点。

        也为了做戏给辅国公府的人看,云震嵘还冷落赵如蕙整整两年,不曾踏入赵如蕙院子半步。

        那时候赵如蕙住在最偏僻的南院,条件十分艰难,云惊凰从小也跟着吃了不少苦头。

        但没有人知道……

        云震嵘表面对辅国公府恭恭敬敬,实则觉得受尽了欺压。

        那个院子,其实有一条地下密道,连接着南院!

        云震嵘夜里会偷偷去找赵如蕙,享受着赵如蕙高超的服侍技巧,当做他养在府中的发泄机。

        赵如蕙也是个有手段的,一边伺候得云震嵘服服帖帖,一边格外会伪装。

        她装得不争不抢,贤良淑德,谨小慎微,每天走半个小时的路,也要去给傅瑜君请安、问好。

        她各种讨好傅瑜君,并且潜移默化的卖惨,说她自小父母双亡、被人卖至青楼,在遇到云震嵘之前,都是卖艺不卖身。

        说她被老鸨打了多少次,受尽了多少欺负。

        傅瑜君心善,渐渐的,把赵如蕙当做自己的亲妹妹般照顾、提携,让她在丞相府中的日子越来越好。

        赵如蕙还在云惊凰九岁那年,救了出宫礼佛的太皇太后,立下大功,被追封为诰命夫人。

        在傅瑜君瘫痪后,她便光明正大被抬为正妻。

        如此一来,赵如蕙一个青楼女人扶摇直上,渐渐得到全京城人的认可。

        而她云惊凰……因为被养得草包、纨绔、废物,即便赵如蕙名声好转,她依旧是所有人眼中不耻的存在。

        云惊凰心脏里怒意翻涌。

        母亲一生那么善良、单纯,信了云震嵘的一生一世一双人,也信了赵如蕙这个闺中密友。

        可她却被丈夫背叛、被闺友背叛!

        云惊凰也恨自己,成为赵如蕙的棋子。

        还一辈子顶着庶女、不入流的小三之女的骂名,一辈子妄自菲薄、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

        可她是光明正大的丞相府嫡女!她母亲不是爬床的贱人!

        她上一辈子的委屈,全都白受了!

        “小二,来壶酒!”

        云惊凰坐到一酒楼的角落,点了一壶酒猛喝一大口。

        前一世,她之所以对帝懿那么苛刻,也是丝毫不想帝懿再纳妾,生下一个庶女,过上和她一样痛苦的生活。

        她看似没心没肺,实则她已恨透了自己那个庶女的身份!

        现在想来,真真是不值!

        云惊凰一杯接着一杯的喝,在脑海里筹谋着所有的计划。

        蠢了一生、笨了一生。

        这一世、她为刀俎、人为鱼肉!

        细细谋划,定要颠覆了这盘棋!

        她想得太过入神,酒楼好像来了个什么华夫人,引得人潮拥挤,撞翻了掌柜的乘风破浪船只摆件。

        云惊凰抬眸看了眼,喝下杯中酒。

        就如那落地的摆件,终有一日,她将乘风破浪济苍穹!

        远处。

        一袭白衣坐在帘后,将那抹白色身影尽收眼底。

        不知为何,竟在向来恣意妄为的她身上、看到一股外人看不懂的浓雾。

        云惊凰很快喝完一坛酒,她没有久留,起身离开。

        白衣男子也结了账,无声跟上。

        云惊凰走着走着,感觉头有些晕晕的,好在意识还很清楚。

        她买了雁儿最爱吃的油煎包,苍伐最爱的酥花生、清酒,以及帝懿较为喜欢的龙井茶糕。

        提着包好的油纸,迈步往赢宫方向走。

        一路上,她没有注意到,有一群凶神恶煞的人跟着她……

        容稷本来跟着,可章之忽然来报:

        “世子,今上忽然召你入宫!”

        容世子眸色一眯,吩咐:“安排人护送她回去。”

        而章之是必须跟在他身边的,否则亲侍不在,极易引人怀疑。

        也就是交替那一刻的空档……

        云惊凰路过一片幽深的密林时、忽然!

        “小妞!站住!”

        云惊凰抬头看去,就见是一群土匪模样的人,个个不是脸上有刀疤,就是手指断了一个。

        全是亡命之徒!

        那酒后劲儿还特别猛,这一会儿时间,眼前竟然开始模模糊糊的,视物不明。

        云惊凰清楚,眼下只有跑。

        但转身时、后面又围来十几个人,全将在她包围在中央。

        “小妞,长得还不错,可惜了,今晚就是你的死期!”

        有人猥琐地说:“要不先让兄弟们爽了再杀?”

        “闭嘴!先杀了她!那位交代过不要节外生枝,绝不给她活命的机会!

        多少反派就是死于话多、蹉跎?”

        那带头大哥十分理智,命令道:

        “全给我上!直接杀!”

        伴随着他的话落,一群土匪流氓持着剑或斧头,朝着她攻击而来。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