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亲生母亲

        赵如蕙眼皮猛跳。

        云惊凰最近就像是开了心智一般。

        之前当众要挟文帝,如今随口一说的诗句还难倒京歌。

        若是再去努力学习,那还得了?

        “二妹妹。”

        云京歌也不得不起身叫住她。

        她亲自捡起地上的大包袱,塞进云惊凰怀里:

        “既然你喜欢,拿去便是。

        看你这小兔子模样,真叫姐姐心疼。”

        说话间,还拿着锦帕,如同知心大姐般为她拭泪。

        云惊凰却后退一步:“不,我不要……母亲都骂我了……还让我跪下……我不能要姐姐的东西……

        我就该回去好好看书,我做的真是太不好了……”

        “二妹。”

        云京歌忍着心底的嫌恶,耐着性子哄她:

        “是母亲方才太凶,既然姐姐的东西,姐姐自己还不能做主了?

        说是送你,便送你,金口玉言,无可更改。”

        说完,她还看了赵如蕙一眼。

        赵如蕙也不得不上前道:“凰儿,母亲只是觉得你行事太鲁莽了。

        你要拿就拿,别把茶水打翻。

        今日好在是温茶,万一是滚烫的,烫着了你可怎么办?”

        “还有你说的看书,你这小机灵我还不清楚嘛?你能看进去几行字就犯困了?何必那般折磨自己?

        人生苦短,你该是怎么快乐的过就怎么过。

        学习有什么用?四书五经有什么用?成为书呆子么?”

        赵如蕙拉住云惊凰的手拍了拍:

        “以后女子嫁人了,还不是在家相夫教子,辛苦学来的也得忘得干干净净。

        你看如今有几个成家的夫人还吟诗作画?那才是让人笑话呢。”

        云惊凰心底冷笑。

        又开始了。

        这些为她洗脑的话,她从小听到大。

        每次便是如此,打消她学习的热情。

        可现在她清清楚楚地知道,学习看起来无用,却会让一个人油然而发出自信。

        学习是为了哪怕流落到一片荒芜之地,看到的也是采取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而不是看到黄土泥泞,和大姐大妈吵架争庄稼。

        云惊凰敛起一切心思,只抬眸看着他们:

        “真的吗……我不学习也可以嘛?这些东西真的可以拿走?”

        “当然。”

        云京歌掩下心中讽刺,勾唇浅笑,“谁让所有妹妹里,你是最天真烂漫的人。”

        最愚不可及的人!

        云惊凰仿若看不懂她们的表情,脸上瞬间绽放出笑容:

        “好哒!那这些我就全拿走啦!

        还有这个、这个、我全要!”

        她又走过去,顺手挑走一堆物事。

        云京歌那置物架上,剩的东西简直屈指可数,而且全是已经过时的、陈旧的。

        云京歌第一次黑沉了脸。

        那些物事哥哥们费劲千辛万苦才搜罗来,千金难买,就这么被云惊凰全部带走!

        偏偏眼下,还什么也不能说,只能咬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吞。

        云惊凰就那么几乎搬空云京歌的东西,提着超大包袱道:

        “很迟啦,我该回去啦。

        大姐,那句诗词你好好想想,还有两天诗词大会才会结束呢。”

        她边提着包袱走出去,边说:

        “两天,那么简单的句子,以你的聪明才智一定能答上来!”

        “你是第一才女,要加油喔!”

        “若是赢不了,岂不是连我这个草包也不如了嘛?”

        她还回头朝着云京歌,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屋内的云京歌和赵如蕙脸色皆是青了青。

        待云惊凰彻底离开后,赵如蕙这才看向云京歌:

        “京歌,她说话蛮撞,你别往心里去。”

        “那诗句你一定要好好想想,无论如何,第一才女只能是你!”

        云惊凰那个草包、废物,世人嫌弃的庶女,不配!

        没有任何人可以抢走她女儿的光芒!

        而云惊凰拎着巨大的包袱出冬园后,没有急着离开,反倒来到听雨院。

        这是傅瑜君的院子。

        傅瑜君,她真正的亲生母亲、名正言顺的丞相府主母。

        傅瑜君生性恬淡,最喜欢临窗听雨。

        她出生在辅国公府,父母一生相爱,生下两个哥哥,和一个她。

        她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长大,没有经历过任何尔虞我诈。

        诗词歌赋、赏花悦景,便是她最大的乐趣。

        小时候,傅瑜君对她说:

        “凰儿,虽然你不是我女儿,可我也将你当做我女儿看待。”

        “我觉得你母亲对你的教养有点问题,真正为你好不是放纵你,而是适量的督促。”

        “再这么下去,你会毁了的。”

        可那时候的她哪儿懂这些,只知道傅瑜君每天清晨就叫她去背书、晚上还要她留课,折腾得她死去活来。

        在她心里,傅瑜君就是灭绝老巫婆。

        赵如蕙还诱导地说:“傅瑜君那人看起来温温婉婉,实则全是装给你父亲看的,想抢走我们所有的宠爱。

        她不是好人,你可不要听她胡言乱语。”

        “来,母亲给你买了糖,还有你最爱的玩具。”

        年纪尚幼的她哪儿知道什么,只知道糖很甜,玩具很好玩,只知道陪她玩的人,就是对她好。

        于是……

        她从小将傅瑜君视为自己的敌人。

        还听从赵如蕙的话,七岁那年,经常往听雨院跑。

        给傅瑜君的茶水中,下了一种远疆而来的慢性毒药。

        那种毒药哪怕是聪明的辅国公府人,也从未见过。

        就连现在、她的医疗包里也没有收纳。

        而且每次就是芝麻大那么点的量,持续了整整一年,才神不知鬼不觉地让傅瑜君身体衰弱,成为植物人瘫痪在床。

        云惊凰光是想着,手心紧紧紧握起。

        那是她的亲生母亲啊!她却沦为她人的棋子,谋害亲母!

        那时候调查时,谁也不会想到一个八岁的孩子会下毒,众人避开了她。

        但辅国公府的两个舅舅、以及九个哥哥,和外祖父、外祖母,全都有所怀疑的。

        赵如蕙是明显最有目的和动机的人。

        但他们动用了一切办法,依旧没有查出蛛丝马迹。

        赵如蕙还天天在听雨院里照顾傅瑜君,不惜端屎端尿,下人都做不到那么尽心尽力。

        再加上云京歌的助攻,以嫡女身份的配合。

        终于,赵如蕙得到了所有人的信任。

        次年,赵如蕙还恰巧救了太皇太后,被朝廷追封为一品诰命夫人。

        也因此,云震嵘将其抬为平妻,让她成为丞相府的主母。

        一个从青楼出来的女子,就这么成为京中人人羡慕的贵妇,风生水起。

        而辅国公府的嫡大小姐傅瑜君,却瘫痪在床上,就此渐渐被人遗忘……

        对了,在此之前,年幼的弟弟妹妹还因一场重大算计,被送去远乡……

        “哗哗哗……”

        忽然下雨了。

        开春的天,忽然就下起一场大雪,像是要带走凛冬的霜寒,像是在哭诉那段尘封已久的往事。

        雨势很大,一会儿时间,听雨院斜坡式的瓦房屋檐,拉出一条又一条的雨帘。

        云惊凰走过去,看着四合院式的建筑,雨水潺潺。

        里面躺着的人就是她的亲生母亲,被她亲手谋害的亲生母亲。

        若母亲还醒着,又会怡然自得的品茗、赏雨吧。

        只可惜……

        “你在这儿做什么?”

        一道严厉的嗓音忽然传来。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