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抢走奶浴

        云惊凰也不怕,反倒从马车里跳下来,挺直腰板直视李追风:

        “好啊,那我们就去大理寺击鼓。

        我倒要看看黑纸白字写着,大理寺卿怎么判!”

        “比起要一万两银子,其实我更想在你脑门上刻字!”

        说话间,她真的伸手就去拉李追风,扯着他就往大理寺走。

        李追风丝毫不怕,“去就去!我爹是兵部左侍郎!我会怕你?

        有我爹撑腰,我看看谁敢判我……”

        “公子!这话可不能胡说!”

        跟在其后的护卫卫忠眼皮直跳。

        李大人只是个二品左侍郎,兵部还有右侍郎,再往上是兵部尚书。

        而且多少人等着抓老爷的把柄,老爷英明一世,可公子这一句话就足以让御史台的人弹劾!

        李追风还毫无意识,“我就说怎么了?大理寺卿才三品,我爹是二品!我爹让他……啊!”

        话还没说完,卫忠一个手掌劈在李追风脖颈后,硬生生将他劈晕。

        有人赶紧上前来将李追风扶走。

        卫忠对众人抱拳道:“我家公子只是气得晕了头,才会胡言乱语,望各位不要计较。”

        随后,他又走到马车前,从身上摸出一叠票据,双手呈上:

        “云二小姐,属下代替公子向你赔不是。

        这是少爷在汇德钱庄存的银子,你尽可去取便是。”

        一万两银子的确是天价,几乎是狮子大开口。

        但要是闹到大理寺,闹到御前,会牵连到老爷、也影响公子一辈子的仕途。

        卫忠有李老爷赐给他的特权,知道这种情况下该如何取舍,也知道今日的确是自己公子不对。

        他双手呈的票据,很是恭敬。

        云惊凰看他一眼,是个品行端正的护卫。

        “看在你的份上,勉为其难收了。

        如果以后你不想在李家混,随时来找我。”

        “多谢云二小姐。”

        卫忠这才护送李追风回去。

        而云惊凰就这么拿到了一沓存银票据。

        她坐在马车内,在云京歌脸色十分不好看的情况下,故意数得那银票“哗哗哗”的响,还故意说:

        “哇,竟然赢了这么多银票!”

        “竟然说一句诗就能赢过姐姐,还得到银子!”

        “今天真的好开心,姐姐你说是不是?”

        云京歌一向沉得住气,此刻却有种心脏翻腾裂开的趋势。

        “够了!”

        赵如蕙忍不住厉声呵斥,脸色铁青地盯着云惊凰:

        “你实在太闹腾了,一路上就不能安静些?”

        云惊凰眉心顿时一皱,抬眸看向她:

        “母亲,不是你从小教我的,做人做事随心所欲、不用拘泥于细节吗?”

        “你不是还说做什么大家闺秀,扭扭捏捏的样子很难看吗?”

        “是你自己说就喜欢我大声说话、自由自在的模样!怎么今天你还吼我?骂我?”

        赵如蕙顿时被一噎,不得不调整了口吻:

        “惊凰,母亲只是受了伤,实在太疼,想安静些。”

        她转移话题:“母亲且问你,你那些诗词怎么想出来的?谁教你的?”

        “我为什么告诉你?你刚才还吼我,你真的是我亲生母亲?把我当什么?想骂就骂,想问就问?”

        云惊凰故作十分生气,别过头理都不理她,还补充:

        “休想知道我是怎么想到的诗句!”

        赵如蕙太阳穴突突地跳。

        之前被撞的额头没有好,伤口也在泛疼。

        可她只能强压着,拉下脸道歉:

        “凰儿,抱歉,是母亲一时没控制好脾气。”

        “你当然是我的亲生女儿,只有亲生的,我才会发脾气,你看我对别人发脾气吗?”

        “母亲是担心你一直说话,对嗓子也不太好。”

        她说了一大堆,云惊凰也不理她。

        赵如蕙心底厌恶她如粪坑中臭石,表面却不得不把手指上一个扳指取下来,塞进她手里:

        “诺,这个给你,你总不会还生母亲的气吧?”

        这扳指虽不是祖母绿的,但也值上千两银子!

        要不是太想套话,这贱蹄子也越来越难哄,她才不得不这么割肉。

        云惊凰看了扳指一眼,这才收起来。

        “其实我刚才就是想和你开玩笑,都想原谅你了。

        不过你给都给了,我也就收着吧。”

        赵如蕙:………

        她又忍着一肚子火药,把刚才的问题问了遍:

        “那诗句是谁教你的?你怎么想到的?”

        总觉得那诗句里的意思,好像是云惊凰知道了什么……

        “没有人啊,我就是灵光一闪想到的。”

        云惊凰总算回答她:“最近不是春天了嘛,不正是春回大地?

        太阳也很好,不就是荣光?还有好多鸟儿扶摇飞了起来呢。”

        赵如蕙眼皮一跳:“仅仅是这样?”

        “不然呢?还能是怎样?”云惊凰一脸单蠢的反问。

        赵如蕙和云京歌相似一看,皆在彼此眼中看到了深意。

        云惊凰身上流着辅国公府家的血液,辅国公府家个个精明有为。

        以前还没发现云惊凰有何优点,可现在看来……

        若是再这么下去,这样的人留不得了……

        马车到达丞相府。

        门口已等了丫鬟红霜:

        “夫人,小姐,辅国公府已早早送来牛奶浴,今日还送了灵香草,可解乏安神。”

        灵香草就是薰衣草。

        云惊凰敛了敛眸,辅国公府对云京歌的宠爱,还是这么日复一日。

        可云京歌又怎么配得上用这些?

        前世云京歌和帝长渊执掌天下后,他们开始忌惮辅国公府功高盖主,权势盛大。

        云京歌亲手设计,一步一步残害九个哥哥!九个哥哥一个比一个死得凄惨!

        云惊凰想到作为亡灵时看到的那一幕幕,小手紧紧捏成了拳头。

        赵如蕙浑然不觉,搀扶着云京歌回冬园。

        整个冬园里红梅凌寒绽放,繁华唯美。

        云惊凰一路跟着,为免被人看出,还是将所有情绪收敛起来。

        她故作烂漫地道:“好美呀!”

        “辅国公府那九个哥哥,对他们的亲妹妹好宠爱!”

        “哎~我要是他们的亲妹妹就好了。”

        赵如蕙和云京歌两人眼皮跳了跳,总觉得今天的云惊凰格外碍眼!

        她们想打发走她,偏偏云惊凰还挤过去,扶住云京歌的手臂:

        “姐姐,你今天看起来气色不太好,我照顾你吧!”

        “你之前不是还说要做酱肘子给我吃嘛?我要陪你一起吃了晚饭才走!”

        “我去了赢宫,你不知道赢宫都是男人,好久没看到像姐姐这样的美人了!”

        云京歌听到这话,倒是懒得与她计较了。

        仔细想来,不过是个没见识的蠢货,一点小事就开心得要上天。

        始终是上不得台面的庶女。

        赵如蕙也不敢多管,怕漏了陷。

        况且云惊凰再是嫡女又如何?如今有谁知道?

        区区嫡女,还不是像个小丑一样的伺候着她的女儿,被她们玩得团团转!

        还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一堆琳琅满目的宝物,全归京歌享有!

        可——

        闺房,侧殿。

        里面放着一个巨大的浴桶,采用京白玉打造,通体纯透玲珑。

        因为长期用牛奶,木材类极易浸染,云京歌当初特别要赵如蕙寻来巨大玉石,打造而成。

        单是这浴桶就举世无双、价值连城。

        九个哥哥看在这浴桶的份上,也每日安排人风雨无阻送来奶浴。

        里面已经装满纯白色的液体,还飘着紫色的花儿。

        如今不是薰衣草盛开的季节,是需要暖房精心栽培,才能培养出这样的花儿来。

        东秦国的奶牛也极少,那些牛全是九个哥哥从草原部落特地买来的。

        有价无市,不过如此。

        云惊凰扶着云京歌过去,“哇,好香呀!好白呀!只有姐姐才配得上用这样的……啊!”

        话还没说完,忽然!

        她脚下一滑,控制不住地往前摔去。

        “噗通”一声,云惊凰摔进了浴桶中,整个人泡在里面,鞋子都摔飞了。

        全屋所有人有刹那间的僵滞。

        待反应过来后!

        “惊凰!”

        赵如蕙又控制不住地想骂人。

        丫鬟红霜是辅国公府特地派来保护云京歌的,会武功。

        她更是十分凌厉地斥责:“你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女!怎么能泡辅国公府送给大小姐的奶浴!快点滚出来!”

        云惊凰才从水里扑腾着起来,她坐在浴桶里,抹了把脸上的水。

        “我这不是故意的啊!大姐你向来大度,宽厚包容,不会也要和我生气吧?”

        云京歌额角微微跳了跳,明明脸色已绷不住,可事已至此,她不得不保持着端庄地说:

        “妹妹这次就泡着吧,下次可不能再鲁莽了。”

        “没事没事的,大姐你不是说了要护着我一辈子嘛?

        母亲也说了,我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就好!”

        云惊凰装得一脸天真无辜。

        那些话平日里两人是说过,可从云惊凰口中这么说出来,又像一枚针扎进她们心脏。

        “行了,惊凰,你先好好泡着吧。”

        赵如蕙实在待不下去,扶着云京歌出去,也带走所有丫鬟。

        屋内只剩下云惊凰一人,她眸色渐渐冷了下来。

        这些、仅仅只是开始!

        恶鬼们,从地狱归来的阎罗王才刚刚热身呢!

        可要准备好喔~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