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对出下联!

        云惊凰眯眸看他:“若我答出来了呢?”

        “哈哈哈!”李追风又嚣张地笑:

        “你这废物娘们能答上来,我刚才说了,我就在我脑门上刻下‘我是草包’四个字!

        我敢和你赌,你敢吗?”

        云惊凰:“我实在不想和你赌。”

        “那你今日就别想上去!”

        伴随着李追风的话落,兵部的护卫们已经被调来十多个,围在李追风身后。

        只需要他一句话,就能立即将云惊凰缉拿归案!

        现场一群人在看热闹,没有一人帮云惊凰说话。

        毕竟在所有人看来,云惊凰绝无可能对出下联。

        她这种草包来这文昌街,就像是癞蛤蟆跳到天宫捣乱,的确就是来闹事的!

        云惊凰眼见这情况,不得不盯着李追风问:

        “你确定要与我赌?无论如何不反悔?”

        “当然,我李追风这辈子还没有后悔过!”

        李追风满身桀骜、娇纵。

        他才不信云惊凰这种草包能对出那么绝的绝对!

        云惊凰看他一眼,第一次见这么上赶着送上门来的。

        “好吧。”

        既然他非要送死……

        “我与你赌,赌约随你写。”

        李追风的侍卫立即去拿了笔墨纸砚来。

        有小厮弓着腰做桌子,李追风当众挥洒毛笔。

        上面的字清清楚楚地写着:

        “东秦十四年正月十三,云惊凰自愿与李追风立下赌约。

        若云惊凰对不出登仙楼对联,在脑门上刻下‘草包’二字!

        若对出,李追风在脑门上刻上‘我是草包’四个字!”

        末了,为免云惊凰反悔,李追风还加了句:

        “谁若反悔,眼睛流脓!屁股生疮!来世投胎做狗!”

        云惊凰看得眼皮微跳。

        李追风对自己也太狠了吧……

        偏偏李追风已当场签下自己的名字,并蘸印泥按上指印。

        他递给云惊凰,催促:“该你了!快点!”

        云惊凰几不可见地叹息了声,不得不签字画押。

        那种表情竟看得李追风皱眉。

        怎么感觉她胸有成竹一般?

        不可能。

        云惊凰这种人草包了十几年,人尽皆知。

        这难倒全京城的绝对,她怎么可能对得上?

        他收起契约,拿出去就贴在旁边的墙上:

        “大家可看见了,这是云惊凰自己签字画押的!等会儿你们可要为我作证!”

        众人纷纷点头,看云惊凰的目光更加鄙夷。

        草包终究是草包,做事简直太没分寸了!

        等会儿怕是又要打滚撒泼吧?

        不过在东秦国,签字画押的对赌书是受律法保护的,谁若反悔,可以告上大理寺!

        律法对言而无信、违反契约的惩罚十分重。

        这一次,云惊凰要狠狠栽个大跟头咯!

        云惊凰就在众人那讥讽的目光中,迈步朝着登仙楼走去。

        哎,她真不想欺负人的,可惜好人难做……

        登仙楼是前朝最有名的建筑大师建造,沉香木所建,宫灯锦华。

        一路往上,礼部士兵带领,香气阵阵。

        这些地方,云京歌踏了无数遍,每年都要在这里风光无限。

        而她还从未涉足过。

        可这一世,属于她的荣耀,她要全夺回来!

        云京歌占据了太久不属于她的东西,也该一一奉还了!

        抢来的东西,永远不该长久!

        云惊凰就那么一步一步走上高楼,到达最高层。

        塔顶只有几十平方的台上。

        中间立着梅兰竹菊的屏风。

        屏风那一端,隐约可见一抹高贵出尘的身姿坐着,在煮茶调香。

        五个丫鬟在旁边,有的为她添碳火,有的为她捏肩,有的守在一旁宛若守着仙女儿,不让人靠近。

        而屏风这一边,有一排长长的桌子,坐了礼部侍郎、文昌阁负责人等,全是诗词歌赋界格外有名的人物。

        见到上来的人是云惊凰后,一个个脸色巨变。

        礼部侍郎侯兴志皱眉问:“你上来做什么?”

        还有人不悦地看向那领路小护卫:“你们下面怎么守的?怎么什么人都带上来?”

        那小护卫被官威吓得连忙低头。

        他还没说话,云惊凰率先道:

        “别骂他,我就是上来看看我的姐姐,顺便对对这句对联。”

        “你?”

        一排人明显鄙夷不屑地看了她一眼。

        他们五个人坐在这儿,监审的同时,这几天也在绞尽脑汁地想,却毫无一点头绪。

        如今这个草包,竟然说她来对对联?

        “别闹了!赶紧滚下去!”

        侯兴志呵斥,向来自诩礼仪的他,最不想应付这种草包,尤其还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女。

        “是二妹妹来了?”

        一道好听如同天籁的声音却忽然传出。

        只见屏风内的女子放下茶杯,轻声道:

        “你想看姐姐,让人传信便是,姐姐会去寻你。何必浪费那么多银子来这登仙楼胡闹?

        若是让父亲知道了,又该罚你。”

        话里带着浅浅的宠溺。

        云惊凰听了就想吐。

        前世她一直觉得云京歌是仙人儿,处处为她着想,所以从未针对过云京歌,还把云京歌当做是最好的姐姐。

        可这个姐姐,抢了她的嫡女身份!玩弄了她整整一世!

        最后,还害死她所有的家人至亲!

        云惊凰暴脾气,冲过去就想撕烂那张故作冰清玉洁的脸。

        但眼下她不得不忍着,只道:

        “姐姐这意思,是和外人一样,也觉得我对不上这句对联吗?”

        屏风内的人明显噎了一下。

        但仅仅片刻,她好听的嗓音又扬出:

        “难得妹妹对诗词歌赋感兴趣,姐姐自当支持。”

        她站起身,朝着长桌的方向行了个礼:

        “侯大人,诸位大人,我先代替我妹妹赔个礼。

        她有所冲撞,还望你们别怒她。”

        “眼下,既然她上来了,还请你们看在我的面上,让我妹妹答题试试吧。”

        这天籁般的嗓音,从容有度端庄的模样。

        众人隔得屏风也看得满心赞叹。

        果然不愧是丞相府培养出的正牌嫡女,宽容、大度、有礼、优雅!

        云惊凰那庶女,简直是毫无可比性!

        侯兴志道:“云大小姐不必如此多礼。

        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们自当给她个机会。”

        云惊凰眼皮一眯。

        什么叫给她个机会?

        她自己交了500两银子、还写下对赌协议、凭借自己的本事走上来的好么?

        恬不知耻!

        侯兴志的目光已望了过来,神态在刹那间不再柔和:

        “云惊凰,你姐姐出的上联是:古文故人做。

        你且说说,下联是什么?”

        另外四位官人喝自己的茶,看都没看过来。

        这种庶女草包怎么可能答得上来?

        不过就是看在云京歌的面子上,给她走个过场。

        所以原本上登仙楼的人,本来都要由人安排位置,奉上一杯茶、上精致的茶点,他们全都省了。

        每个人都在等着、片刻就将这草包赶下去。

        她在这儿,就如同瑶池仙宫忽然飞进一只屎壳郎。

        可谁也没有想到!

        云惊凰缓缓启唇,开口道: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