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孙子,找死

        帝阳焰吓得脸色一白,连连后退。

        肺痨!

        这是会传染的!会死人的!

        “你……你别唬我!你是故意吓我是不是!”

        “我也不是很确定,咳咳咳……我们在这赢宫之中又无御医,无处确诊。

        二孙子你来得正好,要不今日你帮忙请个御医来瞧瞧……咳咳咳……啊秋!”

        云惊凰咳得像是肺都要出来了,最后还忽然猝不及防地打了个喷嚏。

        顿时、口水和鼻涕喷了帝阳焰一脸。

        那黏糊糊的感觉……

        “啊啊啊!你这个草包!废物!你别过来!”

        帝阳焰恶心地都快要吐了:

        “本皇子要主持祭祀大典,没空给你请御医!你给本皇子等着!”

        他边拿出锦帕擦拭自己的脸、边仓皇而逃。

        云惊凰去追:“二孙子,你别急着跑啊……啊秋……我最喜欢人多热闹了,一起玩玩嘛……咳咳咳……阿秋……”

        “诶……怎么跑得跟风一样,现在的人真是越来越不孝了。”云惊凰叹息着连连摇头。

        苍伐和雁儿看得满眼赞叹。

        还是云惊凰会想法子!

        可帝阳焰离开后,用水洗了几十把脸,却越想越不对劲。

        如果那女人真是肺痨,苍伐和那个婢女为何没有被传染?

        那该死的草包是在糊弄他!

        找死!

        帝阳焰回到前殿继续主持祭祀,脑海里却已经想着等下怎么回去找麻烦。

        赢宫内。

        晨膳后,云惊凰推着帝懿的轮椅散步。

        前殿隐隐约约能听见唢呐声、诵经声。

        她安慰:“阿懿别想太多,那些将士的灵位并不是什么不吉利的事,他们英雄无畏,会保佑咱们赢宫越来越好。”

        “容世子还特别聪明,瞒天过海地将鸡苗和猪苗全运了进来。”

        “对了,民间也有不少人在议论这件事,百姓们颇具微词,觉得朝廷这次的举动实在太过分了些……”

        他们算是一箭双雕,不亏。

        帝懿神情一如既往深邃威严,看不出他的喜怒。

        云惊凰忽然想起一件事,“阿懿,你在这儿等我会儿,我去给你倒杯热茶来~”

        为了让帝懿身体恢复得快一些,每天清晨她都会让雁儿烧开水,用杯子给他泡枸杞人参黄芪。

        她刚离开空旷的广场不久,忽然、一道嘲讽的声音传来。

        “哟,这不是我们那不可一世、至高无上的千古战帝吗?怎么坐在轮椅上了?”

        是帝阳焰。

        他带了一个贴身护卫,手里搂着个容貌艳丽的丫鬟过来。

        那丫鬟是昨晚被宠幸的那位,得了许诺,等祭祀一事过两天,便会被封为皇子妾妃。

        她柔弱无骨地依靠在帝阳焰身上,全身酥得像水。

        那护卫倒是低声提醒:“二皇子,算了吧,咱们该出去了。”

        带着个宫女来长辈跟前找麻烦,这实在是有失礼数……

        可帝阳焰哼了哼,“我这盛名在望的皇爷爷受伤,作为晚辈怎么能不来看看。”

        尤其是今早被云惊凰算计,他就要来出一口恶气!

        帝阳焰搂着宫女儿走过去,目光在帝懿那双腿上不停打量:

        “曾经大名鼎鼎的皇伯爷爷,是怎么坐上轮椅的?

        喔~~我想起来了,是打战输给了一个刚刚兴起的小国,是连失十六坐城池,被打得屁滚尿流,命根子都差点被烧?”

        “哈哈哈,不是我说,不行就别逞能嘛,装什么百战百胜?

        早点举白旗投降认孙子,至于死几十万玄甲卫吗?”

        一字一句,全是往帝懿心窝子上戳。

        帝懿神情微深,是他们看不懂的情绪。

        帝阳焰打量着帝懿那双腿,满眼打趣:

        “如今瘫在这轮椅上,是不是生活都不能自理,走个路也要靠人推?这和废物有什么区别喔?”

        “对了,你残废了,你那第三条腿还能行吗?”

        帝阳焰边说边盯着那处看,满脸玩味。

        那宫女见帝懿真没什么举动,认定了他是个残废的王爷。

        她依偎在帝阳焰怀里,只想讨他欢心:

        “哎呀,二皇子真是太会说笑啦~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嘛?

        战王双腿残疾,连站都站不起来,那里还如何能硬呢?

        现在不止生活不能自理,怕是连女子小小的需求也满足不了吧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帝阳焰听得无比畅快。

        曾经帝懿占着功高,随时都是一副眼高于顶的模样,只手遮天。

        可再拽又如何?现在还不是被他羞辱!

        他捏了把宫女的腰肢,“不是我说,赢王你看着女子吃不到,这和太监有什么区别?还算是男人吗?

        我若是你,倒不如用裤腰带勒死自己得了!”

        帝懿威严深邃的面容间,有暗色涌动。

        那护卫看得心惊担颤,二皇子和那宫女真是眼瞎了么!

        即便战王残废,可威压还在!光明正大说那档子事,都不知道羞耻么?

        他上前劝说:“二皇子,真得离开了,等会儿前面找不到……”

        “你给我闭嘴!”

        帝阳焰一脚踹过去,“本皇子说话哪儿有你一个下人插嘴的份儿?”

        “况且我就说这些又如何了?

        帝懿他都残废了,有本事他跳起来打我啊!揍我啊!

        一个废物,行走都成问题,难不成还能会武功?”

        帝阳焰满眼不屑,嚣张至极。

        他越说越来劲儿,盯着一直未出手的帝懿道:

        “看看赢王你坐的轮椅,黑不溜秋的,这太不吉利了。

        到底是一家人,我给你换一个。”

        说话间,他走过去猛踹了轮椅几脚。

        轮椅柱上雕刻的许多龙身,顿时“噼里啪啦”掉了一地。

        本来威严的龙椅,瞬间显得狼狈参差。

        宫女儿还识趣地赶紧拿了个罐子过来。

        帝阳焰接过,丢到帝懿脚边。

        “诺,这是我孝敬你的新轮椅哈哈!”

        那罐子圆圆的,口小,是个特地找来的尿罐子!

        为了恶心人,尿罐里装了水,滚到帝懿的轮椅前,湿漉漉的。

        帝阳焰满脸大笑:“哈哈哈,这上看下看,真是般配嘛!

        你都残废了,还坐什么轮椅?

        你最适合的是一直坐在这尿壶上啊,拉屎拉尿不是更方便?哈哈哈!”

        “哈哈哈……”宫女儿也笑着,敲打着帝阳焰的肩膀:

        “二皇子真是好贴心、想得好周到呀。”

        “赢王,你还不好好感谢一番?”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