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建养殖场

        云京歌却只看一眼,清凌的眼中没有任何波澜:

        “不过是些俗物,二妹向来任性,给她送去便是,切莫因一些不值得的小事,坏了感情。”

        “俗物……”赵如蕙皱紧着眉头。

        这么多东西,至少要花掉她半辈子的积蓄。

        但在云京歌跟前提钱,似乎的确是种亵渎。

        她只能说:“若是寻常,什么条件我也依得。可当下这时局……

        赢宫被禁足,落魄萧条,那位还有意打压。

        你父亲断然不会同意送去这么多东西,也没法和你父亲交代。

        我要是私下送去,更是顶风作案。”

        这确实很棘手。

        云京歌端起玉瓷茶杯轻轻抿了口。

        放下茶盏间,神情已是从容、淡然。

        “此事简单,就这么告诉父亲、并让父亲进宫面圣。

        说凰儿妹妹传信回来,当日是在赢宫发现赢王残废一事有蹊跷,赢王暗中有所筹谋。

        她特地维护,是想借此获得赢王信任。

        可留在赢宫做细作,却受不得苦,索要泼天的富贵。”

        赵如蕙眼皮一跳,压低声音:

        “京歌,污蔑赢王,这岂不是胆大包天?

        而且往后若是查不到……”

        更是欺君罔上!

        这样得罪两大强者的法子,恐怕普天之下只有云京歌敢想。

        虽然帝懿被废,但这十几年来的盛名,就算是丞相云震嵘也中规中矩,丝毫不敢落井下石。

        云京歌却浅笑:“古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真正的盛果,往往只留给有胆有识者。

        况且……”

        云京歌抬眸问:“母亲,你当真以为堂堂战帝就此陨落?”

        赵如蕙皱了皱眉。

        今日她去赢宫,所见之处简直凄凉无比,四壁萧条。

        虽没看见那位,但听说坐在轮椅上,双腿残废。

        如此惨状,还不是陨落?

        云京歌把玩着翡翠护甲轻笑:“不过是猛兽蛰伏、慵懒小憩罢了。

        迟早一日,必当乘风扶摇、腾飞而起。”

        赵如蕙眼皮跳得更猛。

        京歌向来深谋远虑,智慧甚至碾压男子,她说的话不会有假。

        “可越是如此,我们越不该得罪赢宫啊!”

        若日后赢王胜,清算起来,她们岂不是……

        “母亲,你醉了。”

        云惊凰递给她一杯茶,悠悠问:“何来得罪?”

        “若真到那时,我们是知赢王在赢宫处境不佳,特地用此法子为赢宫送去物事,改善处境。

        我们丞相府看不得他遭罪,也不忍他遭罪,才不惜冒这欺君罔上的罪名。”

        赵如蕙一怔,随即连连赞叹。

        她的京歌,不愧是帝京第一才女!

        这谋算足以令天下儿郎折服!

        “我这便去找你父亲安排。”

        “等等。”

        云京歌又叫住她,提醒:

        “大夫人那边,母亲需再上心些。

        天冷了,多加些炭和锦被,务必亲力亲为,别落人口舌。”

        如今她们坐拥丞相府的一切。

        她眼中看到的是江山宏图,切不可因为这些女儿家的斤斤计较而毁于一旦。

        赵如蕙端庄一笑:“放心。”

        自从傅南烟瘫痪后,她是真的亲力亲为照顾。

        也只有假戏真做,才能蒙骗过辅国公府那么多人的眼睛。

        她们可不愚蠢,不会做任何私下迫害的事。

        当天。

        云震嵘的确进宫面圣,说了云京歌所教授的一切话语:

        “既然是那不肖女要求,自然由丞相府出资。

        只要能为陛下分忧解难,探得实情,掏空丞相府也无碍!”

        “但最好得以皇家赏赐为由。”

        “时逢新年,百姓会看到您的宽宏大量,善待亲友。”

        “至于赏赐物品众多,也可以传出是赢宫所提要求。”

        “到时赢宫穷奢极侈,百姓们心中有数……”

        如此一来。

        丞相府虽然损失一大笔,但更得到皇室器重、信任。

        那位不出一分一毫,还坐收美名,皆大欢喜。

        不到三日。

        浩浩荡荡的马车从皇宫出发,拉往赢宫。

        从衣物到食物,再到用品,应有尽有。

        云惊凰带着雁儿在赢宫大门口等,看着金甲卫们将一堆东西搬进库房,眸色微深。

        她就知道赵如蕙有办法弄来这么多东西。

        既然没办法出去买,那就让人光明正大地送进来!

        表面,她开心得像个孩子:

        “哇!好多东西!”

        “有我最喜欢吃的鸡,还有肉!总算可以吃肉啦!”

        “还要好多美丽的首饰!这套翡翠的我好喜欢!”

        她眼睛泛光地翻来翻去,真的像个没见识的草包千金。

        金甲卫们看她一眼,目光中无一不是鄙视。

        云惊凰视若未见。

        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待所有人离开后,她才拿着一套云锦墨袍走过去,在帝懿身上比划:

        “阿懿你看,这套衣服好好看,摸起来好舒服!”

        以前她都不懂为什么同是衣服,有的好有的歹,如今她清清楚楚,心知肚明。

        而他们身上的衣服穿了一个多月,每天晚上脱下洗干净,用火烘干,第二天又接着穿。

        今天总算可以换上崭新的衣裳!

        “阿懿,走,我照顾你沐浴,赶紧换上这新衣裳!”

        她推着帝懿的轮椅就要离开。

        帝懿却扬出话:“不必。”

        “苍伐。”

        最后两个字,是吩咐苍伐。

        苍伐立即上前,接过云惊凰手中的衣服,并推着雕龙轮椅离开。

        云惊凰情不自禁嘟起小嘴。

        这一世,帝懿沐浴等私事从不让她接近,一律由苍伐负责。

        可前世,明明是帝懿经常主动叫她,有时还带她一起洗鸳鸯浴~

        就在那温泉殿中,他会当着她的面脱去一件件厚重的墨袍。

        那健壮伟岸的身躯,一向毫无保留地展示在她跟前。

        她现在都还清晰地记得、帝懿那身肌肉是怎样的弧度,线条是多么的精悍惹眼……

        还有那处……

        唔……口干舌燥……

        “王妃,你在想什么呀?”雁儿的声音忽然传来。

        云惊凰回过神,脸还有些发烫。

        “没……没什么……咱们开始倒腾吧!”

        这么多东西,足以改善赢宫的处境,让赢宫过一个愉快的新年!

        云惊凰将睡了一月的被子换下,换成精良的云锦被。

        给苍伐和雁儿也分了两床新被。

        赢宫主要建筑物上挂起灯笼,放上黄烛。

        蜜烛则放入龙寝宫、军机殿等处,用以给帝懿照明。

        有十只榛鸡,云惊凰吩咐:

        “今日先吃一只,留一只到除夕夜。

        还有八只,想办法喂养起来,下蛋孵化小鸡!”

        虽然现在情况有极大的改善,但想走得长远,最好还是自给自足,在赢宫悄悄建立养殖场!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