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身份揭穿1

        帝懿眸色暗沉,神色惊起波澜。

        可刚抬起手,云惊凰又牢牢抱住他的手,醉醺醺地说:

        “要抱抱……只抱抱……你放心……什么都不做……”

        “唔……不给抱抱就哭……呜呜呜……呜呜呜……”

        稍微推她一下,房间里就是她湿漉漉的哭声。

        不知情的人恐怕还以为……

        最终,帝懿眉心在拧成无数次“川”字后,不再做出任何动作,任由她抱着。

        夜色里。

        云惊凰那小小的身体,就那么趴在帝懿昂藏的身躯上。

        手还扯开他的衣领,头贴在那坚硬紧实的胸肌处。

        一夜,无比漫长。

        …………

        往常帝懿天明时分便起,但今日日上二竿,龙寝宫也未有任何动静。

        床上,云惊凰还趴在帝懿身上,侧脸贴着帝懿一边胸肌,一只手抚摸着另一边健硕坚硬的胸膛。

        她睡得很香甜,嘴角挂着甜甜的笑。

        而帝懿即便睡着,那立体冷峻的面容也崩着,眉间有抹暗色。

        眼圈下,更是隐隐发黑。

        忽然、一阵躁乱的脚步声传来。

        “砰!”的一声,龙寝宫的大门突兀地被一脚踹开。

        床上的帝懿眉心皱起,那双饱含威慑的长眸睁开。

        云惊凰也在瞬间惊醒,侧头一看,就见竟是容万霆和程魁金带着一众将士而来。

        他们全身杀气腾腾,怒火勃勃。

        雁儿还被他们捆绑着,嘴里塞着布团,发出“唔唔唔……”的害怕的哭声。

        那脸上全是泪水,如同忐忑惊惶的小雀。

        云惊凰困意瞬间全无,眼皮直跳,猛地坐起身。

        “你们这是做什么?”

        难道是她露馅了?镇南军发现了她的身份?

        容万霆等人进来就看到两人衣衫不整,衣襟半敞开。

        “伤风败俗!”

        他们立即转过身去,没看云惊凰的身体半眼。

        云惊凰还没反应过来,红色的长袍从后罩在她身上。

        她才发现此刻的自己衣服很是凌乱,吓得连忙裹拢,穿好外衫。

        帝懿已坐起身,在旁慢条斯理整理墨袍。

        “镇南王年逾半百,还要孤教规矩?”

        尊贵冷睨的嗓音扬出,带着蔑视苍生的气场。

        空气有明显的冷凛、压迫。

        跟来的镇南军们觉得呼吸也变得困难,大气不敢出。

        还是容万霆转过身来,鼓起勇气直视床上的男人:

        “老子往日就是太守规矩,才矜矜业业守着这赢宫,没找你半点麻烦!

        你倒好,竟给我镇南军下毒,害得我们镇南军无数将士死于非命!”

        云惊凰眉心瞬间一皱:“什么毒?你们怎么了?”

        “哼!我们昨夜全军庆祝,一餐饭后,黎明时分所有人忽然腹痛难忍,呼吸困难,痉挛紫绀!

        到现在为止,已死亡2320人!”

        容万霆说着就双眼愤红,怒不可遏:

        “今日我即便是死,也要拉上你帝懿陪葬!”

        话落,他看了程魁金一眼。

        程魁金立即带着人往龙寝宫周围堆柴火,还有人在泼油桶。

        这是要在龙寝宫纵火!

        帝懿还未发话,云惊凰小小的身体连忙护在他跟前,对容万霆道:

        “你们肯定搞错了,我家阿懿绝不可能做这种事!

        他一向光明磊落,崇高堂正,从不屑于用肮脏卑劣的手段!

        你们仔细想想,这十多年来你们也不止一次交手,帝懿有下作过一分一毫吗?”

        容万霆眉心一皱,好像……的确从未有过……

        云惊凰见他动摇,接着道:

        “况且帝懿若是现在动手杀了你们,不是闹得全民皆知?民怨沸腾?

        那位不也正好可以将他治罪?要他性命?”

        “你们冷静想想,是不是有人故意从中使坏,想借你的手除掉帝懿。

        最后以你们谋害皇族为借口,再除掉你们镇南军?一举两得?”

        容万霆眸色瞬间闪了闪。

        程魁金等人的动作更是停顿住。

        但也只是片刻,容万霆就反应过来:

        “你休得胡言乱语!信口雌黄!”

        那位绝不可能这么快动手,镇南军才到帝京不到一月就出事,这不是天下昭昭?

        容万霆盯着云惊凰道:“不是帝懿,那就是你!

        昨天就看到你在冷宫多处鬼鬼祟祟!你最喜欢做这种事!往常给人下毒的次数也多不胜数!”

        云惊凰以前胆大妄为,看哪个人不爽,不是在人家茶里下巴豆,就是往人家床上丢蝎子。

        曾经还当着全京城人的面宣布,她就是京城混世女魔王,谁得罪她就等着生不如死。

        昨日,他们镇南军骂过云惊凰!还找过帝懿的麻烦!

        动机和目的都有!

        云惊凰简直不知从何解释,人是会变得啊!

        她说:“不管你们怎么想,但现在最重要的目的不是算账找凶手,而是先救镇南军!”

        她看到来的都是昨晚喝酒、几乎没怎么吃菜的人。

        容稷昨晚未曾喝酒,他不知道如何了……

        她道:“凶手慢慢查,先去找你们的军医,再奏请陛下,派御医前来治病要紧!”

        “你以为我们不想找吗?”

        程魁金也暴怒地吼了句:“所有御医院的大夫已经来了。

        可这次中的毒太过剧烈,他们束手无策!

        世子危在旦夕,性命垂危。

        一大早,我神医兄弟还不知道去了哪儿,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死在哪个无人察觉的角落……”

        想到李野,程魁金就眼眶泛红,声音都在哽咽。

        容万霆脸色更是十分难堪。

        他的天之骄子儿子,他昨日才骄傲满意的军中奇将……

        正因为走投无路,被逼疯了他才会带人前来。

        云惊凰听得眼皮直跳。

        容稷他性命垂危?

        那么好的一个人……

        她连忙说:“你们先去找人啊!那神医兄弟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死的!

        我可以保证,半个时辰内你们一定会找到他!”

        “你闭嘴!”

        容万霆声如洪钟的咆哮:“别想把我们打发走!御医已经说了,让我们准备好棺材。

        镇南军死了近三千多名将士,总要以慰他们的在天之灵!

        你们就先去黄泉探路吧!”

        话落,他迈步就带着人退出龙寝宫。

        而所有健康的将士开始“轰轰轰”的堆积柴火,泼油。

        还有将士已举来火把,火光熊熊,在这阴天里,衬得容万霆那彪悍魁梧的身躯更加怒火腾腾。

        帝懿那大手微微抬起,似是要有什么动作。

        云惊凰只担心他瘫痪在床,完全对付不了如此情况。

        她按住帝懿的手,“别怕,有我在!凰儿这次会护着你!”

        绝不要再让他葬身火海、灰飞烟灭!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