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哭给你看!

        有一股热热的暖流从他的掌心散发,沿着她的手不断经过经络、血液,贯穿至她的全身。

        周身的疲劳和肌肉酸痛感瞬间被冲散,全身的力气也变得越来越充盈。

        那股力量还在持续不断。

        这是…………

        许久过后,帝懿收回手。

        “试试落禅式。”

        云惊凰皱了皱眉,懵懵懂懂地往地上腾空一坐。

        原本她重心不稳,十分容易摔倒,全身肌肉也不舒服。

        可这一次、她身体就像是有一股力气拖着般,竟然轻轻松松地坐了下去!毫无任何不适!

        云惊凰惊得目瞪口呆。

        这……这是怎么回事?她竟然能如此熟练丝滑?

        忽然、她意识到什么,惊喜地看向帝懿:

        “阿懿……你刚才给我传的是内力?”

        不用想、肯定是!

        帝懿竟然愿意亲自传输内力给她!

        云惊凰欣喜地原地跳起来,可仅仅片刻,又皱起眉头:

        “不行……阿懿,你的身体还在恢复,比我更需要内力,快收回去!”

        她去抓帝懿的手。

        帝懿薄唇掀动:“太仓一粟,不足一提。”

        “去练习,别让孤白废此举。”

        他冷峻的面容立体威严,比真正的师父还要严厉。

        云惊凰见他凶凶的,也不敢再说什么,只能走到不远处开始练习。

        还是之前那一套招式,有了内力的加持,动作显得更为迅速。

        不过!

        云惊凰清楚感觉到、体内有一丝力量在不受自控地游走。

        在她前倾倒地时,那内力会拖住她的身体,防止她摔倒。

        在她前刺时,内力又猛地全往前冲,导致重心不稳。

        之前那么顺畅,应该是有帝懿辅助?

        帝懿矜贵的嗓音传来:“心无旁骛,念随心动。”

        云惊凰回神,蹙了蹙眉,念随心动?

        那和她的血玉医疗包一样,是用意念控制?

        她试着去感知那抹内力,再用意念让其在自己全身均匀扩散。

        一会儿时间,动作真的流畅了不少!

        云惊凰像吃到糖的孩子,开心地练习、领悟。

        半夜三更,那抹红色身影就在黑色的纱幔间挥来刺去。

        帝懿高大的身躯则坐在移动龙椅上看她,仿若巡查领地的帝王。

        云惊凰也不知道自己训练了多久,总算能勉强将那抹内力化为己用。

        容稷教的那套动作,她能完完整整地、流畅地演练出来。

        但是、也仅此而已。

        她的身体终究太过迟钝。

        平沙落月式,也就是劈叉,以及后空翻、踢腿等招式,完全做不到。

        全身骨头很硬,韧带十分紧。

        这还远远不够。

        云惊凰擦了擦额头的汗,走到帝懿跟前问:

        “阿懿,你是武学界的传奇,还能把内力这种东西传送给我。

        你说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我身体快速柔软一些?就是什么刁钻动作都能做到的那种?”

        帝懿眯眸,“强开经脉,倒有。

        不过三次裂骨焚烧之痛,非常人所能忍受。”

        “就是说有办法强行开经脉吗?”

        云惊凰眼睛瞬间亮晶晶的:“我不怕痛!一点也不怕!”

        还有什么疼痛比得上大着肚子、被千军万马从身上奔腾而过?

        那种腹部剧痛、流产流血、骨头寸寸断裂之痛,至今她还记忆犹新。

        而且在帝懿死后、在她得知真相那一刻,巨大的悔恨和痛苦感侵噬着她的全身,像是要硬生生将她的心脏和血肉撕裂。

        那股力量足以支撑着她面对一切苦难!

        云惊凰紧紧抓住帝懿的说:“阿懿,你帮帮我,我真的不怕!”

        只要能强大起来,刀山火海她也愿意一试!

        帝懿微微瞥她一眼,“不可。”

        他转动龙椅,离开。

        云惊凰连忙拦在他跟前,蹲下去紧拽住他的手:

        “阿懿,你就帮帮我嘛!

        按照日常训练,至少需要三个月到半年,我才能完成一些动作。

        长痛不如短痛!我愿意咬咬牙挺挺就过去!”

        帝懿容色一如既往薄凉。

        向来位高权重的他,一旦做决定,没有任何人能动摇。

        云惊凰不放弃地接着说:“而且人生在世短短几十载,一寸光阴一寸金!有多少个半年去虚度呀!

        我宁愿用时间去做更多有意义的事,你不也是这样的性格嘛?”

        帝懿威严的眉峰微微动了下,但也仅仅片刻。

        “女子与男人,不可相比。”

        “能比能比!你看我们不都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嘛!

        你能吃的苦,我全都可以!你不能吃的苦,不能吃猪大肠,我都能吃呢!”

        云惊凰固执地说:“你要是不同意的话,我就一直缠着你!

        而且……而且我就哭给你看!”

        说着,她拽着帝懿的手不放,真的仰起头哭。

        “呜呜呜!呜呜呜!”

        到底曾经刁蛮任性,眼睛一闭,眼泪真的顺着她脸颊大颗大颗的滚落。

        偌大的温泉殿满是她的哭声。

        帝懿眉峰明显皱起,太阳穴都在隐隐跳动。

        好半晌,他终于睥睨着她:

        “三次裂骨焚身之痛,一次比一次剧烈,你确定可承受?”

        云惊凰瞬间停止哭泣,看向他坚定地点头:

        “对!我确定我可以!”

        帝懿又看她一眼。

        那小小的脸上本该任性憨蠢,此刻却有着将士赴死般的坚决。

        “小女娃,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矜冷的话落,帝懿大手忽然抬起。

        一手拉住她的手腕,一手击向她的手背、手腕、肩膀……

        云惊凰只觉得一股力量霸道地袭击而来,剧痛瞬间蔓延。

        “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声直冲屋顶。

        而这仅仅只是开始!

        帝懿的内力无声扩散,笼罩在屋顶上方,将所有动静全数罩于室内。

        那大掌陆续击过她全身的每处经络后,还猛地一掌击向她的心脏位置。

        顿时!

        一股强劲的力量如同火焰,从云惊凰心脏位置开始朝着全身烧灼、扩散。

        火焰强劲地冲开经脉、韧带,每一寸皮肤开始火辣辣地疼烫,整个人就像是置身于火化炉中。

        “啊!!!”

        更为尖锐的惨叫声震耳欲聋。

        云惊凰双眼一闭,竟硬生生痛到晕厥,艳红的身影“咚”的一声倒在地面……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