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完了,挨打!

        云惊凰确实不知。

        虽然血玉空间几乎收纳了整个世界的中草药,但罗娑斯在小隐那个时代并不存在,也就并没有关于灵树草的记载。

        而罗娑斯在东秦,也没有几个知晓。

        那是帝懿的玄鹰卫上个月才发现的大陆……

        云惊凰只以为帝懿已经到了考虑吃草的地步。

        没想到前世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帝懿是靠吃草度过这艰难的岁月。

        她心疼地推着帝懿的轮椅往外走:“走,凰儿今日给你个惊喜!保证不会让你落魄到吃草!”

        帝懿眼中冷意隐隐跳动:“最好是不错的惊喜!”

        轮椅被推到内御膳房外的大门。

        里面在做菜,油烟味重。

        云惊凰停下,解开自己的红腰带,系在帝懿的头上,遮住他的眼睛。

        “阿懿,你先等等喔,我马上给你惊喜!”

        说话间,她跑进内御膳房里,招呼雁儿一起帮忙,把那个木架抬到帝懿跟前。

        雁儿行礼后,进去继续做饭。

        云惊凰来到帝懿身后,解开红色的带子。

        “当当当当~阿懿,可以睁眼啦~”

        帝懿那锋凌的眉峰下,充满威慑力的双眼缓缓睁开。

        木架子,一排排竹篮、盆子,放着纱布。

        上面长着小麦草、黄豆芽、红豆芽、绿豆芽。

        那一篮篮的绿色,在这萧寂的冬天倒别有一番生机。

        云惊凰说:“我和雁儿在一个仓库里找到了些种子,我还学会了怎么生豆芽和麦芽。

        对了,凤瑶宫里也种上好几种蔬菜,再过一两个月就有一波菜可以吃啦!”

        她来到帝懿跟前蹲下,握住他的大手再三安慰、提醒:

        “阿懿答应我,再也别考虑吃草好嘛?”

        帝懿眼中的冷意又闪了闪。

        云惊凰却没看见,“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啦!

        走,开饭啦,今天中午的菜肴也很不错!”

        她推着帝懿到达延趣宫。

        雁儿布置上菜品。

        豆芽肉片汤澄澈清香;

        炝炒绿豆芽里脊肉脆嫩麻辣;

        清炒小麦草翠绿鲜美。

        荤素搭配,看起来十分有胃口。

        七天时间,帝懿的伤口已愈合,不需再喂饭。

        云惊凰给帝懿夹翠绿的豆芽:

        “阿懿,多吃点,这些可比草好吃很多喔~”

        帝懿太阳穴跳了跳。

        “还有这个小麦草,长得和草一样,实则更为清香可口~”

        “黄豆芽虽不是绿色的,但口感比草更美味!”

        云惊凰全程在旁边为他布菜,细心又体贴。

        但不知道为什么,帝懿脸色一直不太好看……

        是这菜不合胃口?

        疑惑间,忽然!云惊凰想起一件事!

        要迟了!

        “苍护卫,你来服侍阿懿,我马上有件急事要去……”

        说话间,她走到角落的小餐桌,端起自己那碗饭快速地吃。

        动作不再是以前的粗鲁,但速度很快。

        苍伐进来,看得皱眉。

        往常每餐饭云惊凰都亲力亲为,巴不得喂入王口中,今日竟然急着要离开?

        “不知王妃有何事?是否需要属下帮忙?”

        “不必不必,你照顾好阿懿就行。

        是今天轮到第六大队集训,只有两刻钟时间了!”

        镇南军三万人的队伍分为六大队,每队轮流训练两天,因此有12天一次的大集训。

        今天轮到云惊凰所在的第六大队。

        据说训练格外严厉,还会挨着清点人数!

        如果她不去,镇南军发现李野不在,万一来赢宫大肆搜寻,会发现他们的鱼、猪肉、豆芽……那就完了!

        而且云惊凰这些天一直在简单的锻炼,体能提升不少,有集训这种事怎么能少了她。

        坚持锻炼下去,兴许有一天她的武力足以保护帝懿!

        云惊凰想着就动力满满,快速吃了饭后,匆匆往外跑。

        帝懿脸色稍微好转些许。

        可云惊凰人出去了,还传回她甜甜的声音:

        “阿懿好好吃饭,别再吃草喔,等我回来!”

        帝懿锋凌的眉峰又跳了跳。

        苍伐也被呛得干咳了几声……

        不过京中都传闻云惊凰好吃懒做,嗜玩成性,她竟然这么勤快地主动要去训练?

        赢宫练兵场。

        云惊凰赶来时,就看到往日里赢宫将士练武之地,站了五千镇南军。

        每个人如同标杆,笔直铿锵。

        这么多天来,第一次这么多人集训。

        她连忙悄无声息地站在自己的位置。

        很快,镇南王容万霆走上台。

        一身铠甲军装,人高马大,威风凛凛。

        “全体将士听令,先给我围着练兵场跑十圈!跑最后一百名者领军仗二十!”

        云惊凰眼皮狠狠一跳,刚开始就这么狠?跑最后的一百名还要挨打20仗?

        这不是欺负她纯新人么!

        思索间,别的将士恢弘地喊了声:

        “是!”

        紧接着,一队接着一队,沿着训练场边缘跑了起来。

        云惊凰连忙跟上,并且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努力。

        她不能落后!落后就要挨打!

        但身上的军服哪怕是便服也有十几斤重,跑起来是负重前行。

        刚开始还能忍,越跑越累,越跑越觉得身上驮着一座山……

        “呼……呼……”

        云惊凰才跑两圈,就感觉自己快不行了。

        而其他将士个个生龙活虎,一个比一个快,有的将士已经超过她一圈!

        眨眼时间,她落到最后一名!

        天!这是注定要挨板子吗!

        容万霆在前面高台上查看情况,看到“李野”时格外愤怒:

        “我镇南军中竟有如此废物?”

        副统领盯着“李野”的脸看了几眼:“第100小分队的,才招入军中三个月。”

        “哼!三个月还练成这幅模样?”

        容万霆简直觉得丢他的脸,吩咐道:

        “等会儿给我重打二十大板!往死里打!不痛不长教训!”

        云惊凰刚好从高台下跑过,刚好听到那句话,吓得脸色苍白。

        真打20大板,她不得死!

        到时还怎么照顾阿懿?怎么种菜种地、改造赢宫?

        她用尽全力地奔跑,想要努力一点,哪怕倒数第101名也行。

        可怎么也赶不上……

        没希望了……

        所有超越她的人全向她投来鄙夷嘲讽、坐看好戏的眼神。

        她该想想怎么能逃避军棍,怎样的姿势会不那么痛……有什么药能迅速止痛……

        在她做好挨打的准备时,忽然——

        “快来人!快叫赵老大夫!”

        不远处突然发出一阵喧嚣声。

        许多队长将士围过去查看情况,有人忽然喊了声:

        “是容少将!”

        高台上的容万霆脸色突变,迅速奔过去。

        本来跑步的将士们也停下,快速朝着那边跑去查看情况,他们每个人脸上皆是担忧。

        云惊凰喘着粗气,一脸疑惑。

        这是天在助她?

        她被人流挤着,也被迫挤向那边。

        踮起脚尖,就见包围圈中,一个白衣将军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那面容白皙如玉,气质矜贵出尘。

        是容稷。

        他原本是南黎国的太子,南黎国灭亡后,容万霆成镇南王,兼封镇南大将军。

        容稷也从高贵的太子变成镇南王世子,少将。

        比起容万霆的严厉严肃,容稷则清沉如皎皎明月。

        这几日站岗时,云惊凰发现容稷每次会吩咐人坚持给将士们熬姜汤驱寒;

        还多次教训将士、不允许他们去赢宫为非作恶。

        今日他亲力亲为来看将士们训练,想提醒容万霆别太严厉,却没想到突发疾病……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