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帝懿吃草!

        晌午。

        雁儿送饭来,看到自家小姐在挖泥巴,惊得睁大了眼睛:

        “王妃,你在做什么?这些小事让奴婢来~”

        她赶紧放下膳食,走过去拿过云惊凰手中的锄头,并且拿出锦帕为她擦汗。

        “我没事。”

        云惊凰自己接过锦帕,哪怕脸上满是汗水,却是从未有过的酣畅之感。

        “雁儿你来得正好,咱们一同吃饭。

        饭后把这凤瑶宫挖挖,我已经规划好了,这片花圃种菠菜,那片种冬莴笋,那片种韭菜~”

        雁儿听得皱眉。

        种菜?

        向来不学无术的纨绔二小姐,竟然要种菜?

        而且……

        “赢王府被搜罗干净,我们没有菜籽……”

        “谁说的?”

        云惊凰拿出一大包种子:“你看,这些全是我在一个厨娘住过的小屋子里找到的。”

        雁儿看得瞬间惊喜。

        太好了,有菜种子就可以种出菜!

        即便被困在这赢宫一辈子,也足以自给自足!

        两人一同吃饭后,开始松土、除枯草。

        雁儿十分勤劳且贴心,不仅教云惊凰正确的挖地姿势,还总是能给她擦汗,倒来茶水。

        在这萧条的宫殿,主仆二人结伴劳作,累却快乐着。

        许久后,两人将小种子撒在土里,覆盖上一层薄土,再覆盖一些旧布用来保暖。

        一块花圃完工,可以静静等待种子发芽、生长。

        但云惊凰看得又犯了愁,这么小小的种子长出蔬菜,需要十分漫长的时间,远水救不了近火。

        “雁儿,你继续播种其它种子,我去倒腾些别的!”

        她交代后,掸了掸手离开凤瑶宫。

        在厨房里,她找来一些可以用的器具。

        把绿豆、黄豆、红豆、麦子分别放在一个水盆里。

        这些东西浸泡一晚上,明天就可以开始生麦芽!豆芽!

        而且只需要几天就可成功,到时就可以吃新鲜的蔬菜啦!

        云惊凰打来井水浸泡,还按照之前看的书籍步骤介绍,挑出其中破损的种子。

        一番倒腾下来,已是下午申时。

        她“呼”的一声倒在椅子上,累得气喘吁吁。

        这具身体太弱了,一干正事就废。

        而这一世,她还有太多太多事情要做。

        一年后,帝懿也会成为赢帝,睥睨天下,至高无上。

        她必须成为优秀强大的人,才足以与帝懿比肩而立。

        “一二一!一二一!”

        忽然,有恢弘的喊声和跑步声从远处传来。

        这声音是……

        云惊凰起身走到外面看,隔得远远的就见一群镇南军在跑步锻炼身体。

        对了!

        今天她还要去执勤,否则找不到人的话,就会露馅!

        而且镇南军素来严厉,武艺高强,这对她而言兴许是不错的历练的机会。

        昨天一趟,对镇南军的情况也不够了解……

        云惊凰脑海里浮现出一些主意,拿出之前的将士服换上,给自己易了个容。

        她又赶到高高的城墙上,开始执勤站岗,努力站得笔直。

        锻炼身体,从耐力开始!

        接下来的几天,她每天踩准时间到镇南军队伍坚持站岗、做简单的训练。

        又在凤瑶宫里时而挖地种菜,时而浇水施肥;

        也在厨房里给豆子麦子们喷水,生火升暖,增加室内温度,以便于其能顺利生芽。

        种菜加训练的日子,日复一日,繁忙又充实。

        ——七天后——

        所有积雪被清扫,加上冰雪融化,整个赢宫呈现出全新的景象。

        帝懿常用的军机殿、永盛殿、龙寝宫、延趣宫等核心领域,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已全被收拾得干干净净。

        凤瑶宫里,一片片花圃盖着旧布,所有蔬菜在悄然生根、发芽。

        内御膳房,所有厨具收拾得干干净净,角落的木架子上放着一排排竹篮。

        云惊凰一大早来到厨房,揭开盖子,就看到篮子里的绿豆芽、红豆芽、黄豆芽全长成了豆芽!

        麦芽也像是小青草般,一片绿油油的,青翠惹眼。

        “太棒啦!我竟然成功啦!

        小豆苗们也太争气,不枉费我每天给你们浇水、升温!”

        这是从未有过的成就感!

        雁儿也鼓起勇气引导着说:“王妃,种菜是不是比赌博逛花楼更有趣呀?不仅能吃,还能修身养性呢!”

        云惊凰连连点头,每天看着自己种的菜一点点发芽长大,是种十分特殊的体验。

        “雁儿你放心,以前那个混账二小姐已经死了,以后我知道怎么生活!

        快,咱们今天做豆芽肉片汤,清炒小麦草,炝炒绿豆芽里脊肉!”

        厨房又开始生火,烟火气越来越浓。

        军机殿。

        恢弘的大殿上摆了一张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旧木头桌子。

        看起来十分陈旧,还黑不溜秋的。

        寻常人只觉得是厨房里烧过的柴所制成,殊不知这是价值万金的雷击木……

        帝懿坐在桌前,正在写新的密函。

        纸张上的字龙飞凤舞,遒劲有力,宛若苍龙在天。

        他手臂上的伤口似乎恢复,看不出任何影响。

        苍伐走进来,恭敬呈上一幅画:

        “王,一千玄甲军已到西洲,并绘制出西洲疆域图!”

        帝懿拿过,打开。

        汪洋大海上,细毛笔勾勒着一块孤立的大陆。

        那是远在大洋之外、今年之前无人知晓的神秘西洲!

        短短十天不到,玄甲军的办事效率足够敏捷。

        苍伐又从怀里拿出锦帕,将里面包裹着的一把草叶子呈上:

        “沈神医看似流放,实则在外游历,在罗娑斯找到这株灵草。

        据说其整树由叶子长成,是树不是树,是草不是草,百年才可长一米高,仅罗娑斯独有。

        其可通经络、复五脏,价值连城。”

        帝懿接过那把叶子,拿在手里悠悠查看。

        长长的叶子脆而笔直,外表看起来没无特色。

        “让沈神医谨慎,勿打草惊蛇。”

        “是。”苍伐恭敬领命离开。

        帝懿目光落在手中的一把青翠叶子上,轻轻摩挲,宛若指掌寰宇的神。

        云惊凰来时,就看到帝懿手里拿着一把草,在认真地盯着看。

        还折断一小节,准备递入嘴中。

        她意识到什么,眉心一皱,吓得连忙快步冲上去:

        “阿懿!冷静!”

        “我知道这几日天天吃肉,没有一点蔬菜,但再怎么也不能吃草啊!”

        “你看这草质地坚硬,还来历不明,万一有毒就完了!”

        说话间,她拿过帝懿手中的那把草,丢进了废纸篓中。

        帝懿抬眸,沉沉看她一眼,眼中明显有什么在翻涌。

        刚发完信回来的苍伐更是震惊。

        草?王妃竟然以为那千辛万苦得来的灵树草是草?误会王吃草?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