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现场杀猪

        厨房没人,云惊凰回到小屋换回自己的衣裳。

        手背的血已经干涸凝固,抓痕还很明显。

        她轻轻吹了吹,“呼呼~不痛~做个坚强的宝宝!”

        云惊凰未免被人发现,引得他们担忧,又拿出肤色无痕创可贴贴上。

        她这才来到厨房灶台,将野猪从医疗空间里拿出来,放进地上一个大盆子里。

        只是……这野猪怎么吃来着……

        她从来没杀过猪,每次吃的猪肉也不长这黑黑的样子呀……

        “天呐!王妃!这是哪儿来的!”

        雁儿的声音惊讶地响起。

        云惊凰见她回来,连忙拉过来说:

        “嘘,小声点!

        我方才伪装那镇南军的样子,去后山陷阱里扛回来的。

        要是让镇南军发现,非得抢了去。”

        雁儿连忙捂住自己的小嘴巴,摇着脑袋表示自己不会再发出声音。

        不过反应过来后,她震惊无比。

        王妃竟然混入了那么危险的镇南军中?还能从镇南军眼皮子下扛着只野猪回来?

        云惊凰伸手指了指。

        雁儿不敢多问,又轻手轻脚走过去把所有门窗全部关上。

        偌大的厨房只剩下两人。

        云惊凰转移话题问:“雁儿,这玩意怎么倒腾的?你会嘛?”

        “好巧,雁儿会呢!”

        雁儿被一打岔,已忘记之前的疑惑,回答说:

        “雁儿十岁时就在村里的大户人家做奴隶,什么脏活累活都做过。

        每年员外家要杀几头年猪贺新年,杀猪匠杀一头就有一百文钱。

        那时候雁儿想赚钱,也跟着学过。”

        不止杀猪,为了能成为讨喜的丫头,她烧菜刺绣全都学过。

        云惊凰觉得自己真的捡了个宝,前世放着雁儿不宠,去宠一个长得好看、只会谄媚的绮丽,是她眼瞎!

        “那我们现在就开始!今晚还能让王吃上新鲜的肉呢!”

        “嗯呐!”

        说干就干,雁儿找来两个板凳拼接,用力去拽猪。

        猪已经晕厥,没有任何反应,但有一百来斤,很沉重。

        云惊凰帮忙拖,疑惑地问:“在盆子里不行么?为什么要拖板凳上?”

        “呼呼~”

        雁儿顺利把猪放板凳上,缓了几口气,解释说:“要把猪血放出来,猪血也很好吃呢!”

        说着,她找了个盆子放在猪脖颈下,又拿来一把合适的刀。

        “王妃,麻烦你去烧锅开水,马上就要用。

        雁儿要杀猪啦,担心吓着你。”

        云惊凰的确没有杀过猪,甚至看也没看过。

        她只能先去生火烧水,隔得远远地看。

        雁儿要开始杀猪了!

        生平第一次现场看杀猪!

        雁儿的手法很利落,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很快猪血就从上面流下,不断滴落到盆子里。

        野猪彻底死去,血液也渐渐流尽。

        锅里的水开始沸腾。

        雁儿将猪放回盆子里,滚烫的开水泼在猪皮上,她拿着刀快速刮毛。

        云惊凰在旁边看懂了,也找来工具帮忙。

        一下接着一下,所刮之处黑色的猪毛刮落。

        两人累得气喘吁吁,才把野猪全身上下的猪毛除尽。

        雁儿又开始开膛破肚,同时给云惊凰讲解:

        “这个是猪肝,这个是猪心,这是猪大肠……”

        “咦,我怎么从没见过这些东西?”云惊凰有些懵。

        雁儿边倒腾边讲解:“像丞相府这样的达官显贵之家,是从不吃猪内脏的。

        一般杀了猪后的内脏全是赏赐给府中的管家、或者是得力的奴隶。”

        一般的丫鬟能喝到点血旺汤也很开心。

        云惊凰恍然,“那我们把猪肉全放起来,让赢王能吃得长久一些。

        正好我没吃过这些,我陪你们一同吃!”

        重生这一世,她再不想做什么娇娇女,她想什么也去尝试,争取懂得更多,让阅历更为丰富!

        雁儿也担心这头猪吃完后没有了,到时让王跟着受苦。

        她点头道:“王妃放心,猪内脏也超级好吃!今晚雁儿给王妃做猪血汤加爆炒肥肠!”

        “好!”

        两人又在厨房里忙碌。

        分割猪肉,从猪头到猪腿、猪五花、二刀肉……

        除去内脏,约莫剩下八十斤肉。

        内脏里还有一堆白色的肉,雁儿说:

        “这是板油,我们平常吃的猪油就是用这熬出来的。”

        将板油切成一块块的,放在锅里掺水煮。

        待水干了以后,猪油渐渐渗出,越来越多。

        这一天,云惊凰看到了猪油的熬制,看到猪大肠是怎么再三清理,看到猪血怎么从液体凝固成固态。

        她更加发现前一世的自己活得多么浅薄、无知。

        许多寻常的事都不知晓,更何况其他大事呢?

        这一世她要学的东西太多太多。

        一切筹备好后,雁儿开始做菜。

        云惊凰一边帮忙烧火,一边把所有猪肉端去内御膳房里的地下冰窖保存。

        冰窖处在地下,位置也很偏僻,肉放在这里不会被人发现。

        原本空空荡荡的地窖储藏室堆起了龙鲤、猪肉,会越来越丰盛!

        这么多食物,接下来一个多月也不用再为肉食而发愁。

        厨房里热气腾腾,香味越来越浓。

        龙寝宫,后方内室。

        帝懿高大尊贵的身躯坐在玉石台上,双目阖闭,周身有无形的内力萦绕。

        他在运功调动内力,哪怕四肢皆有伤孔,但于他而言就像是天上的苍龙鳞片被轻轻一划,不值一提。

        玄虎盘踞在一旁静静陪着。

        苍伐进来,禀告:“王,已与一千名玄甲卫取得联系,他们会秘密行动,深入西洲。

        但赢宫附近探子众多,我们这边需低调行事,不引起镇南军和西洲细作怀疑。”

        话音刚落,一阵风起,有浓郁的肉香味从厨房那边袭来。

        帝懿锋凌的眉峰皱了皱。

        苍伐想起什么,连忙道:

        “今日王妃混入镇南军中,前往后山找到了一只野猪,现在约莫是在做饭……”

        刚才还说低调行事,转眼云惊凰却弄出这么浓郁的肉香味……

        苍伐干咳两声:“恐怕需要帮王妃善善后……”

        帝懿神色微沉。

        片刻后,冷棱的薄唇翕起:

        “方圆五里,每日所做菜肴与赢宫大体一致!”

        苍伐瞬间秒懂。

        周围全做相同风格的菜,香味浓郁,足以盖过赢宫。

        就算真有香味飘出,调查起来也可以是周边府邸做的菜。

        只是要左右周围五里府邸的菜肴,这是相当大的工程……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