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为他沐浴

        身型是那么旷野壮硕,肌肉线条硬朗,每一块肌肉都散发着强大的力量。

        尤其是块状的胸肌和腹肌,宛若一堵无坚不摧的城墙。

        但那本来矜冷健白的身躯覆盖着一层灰霾,是战争的硝烟,全身都灰尘仆仆。

        云惊凰看得又是眼眶发红。

        十天前,文皇帝高祁的人将昏迷的帝懿从战场拖回来,不给任何治疗、洗漱,直接将其用锁龙链囚挂于此。

        这脏兮兮的身躯就这么维持了半个月!

        黏腻的灰尘也在他身体上覆盖了半个月!

        帝懿,他曾是万万人之上、人人只能瞻仰的神。

        近十年来没有大型战争,他一向养尊处优,锦衣玉缕,何曾受过这种罪?

        “阿懿,对不起,是我来迟了。”

        若不是她吵着不肯嫁过来,她能早些来赢宫几天。

        “不难受……我这就给你擦洗喔……”

        云惊凰边声音哽咽地轻声安抚,边打了盆干净的水,用湿润的帕子开始给帝懿擦拭。

        从发际线到下颌。

        即便沉睡,男人深邃的五官依旧散发着凛然的威压。

        还一动不动,如同一尊高大的神像。

        云惊凰动作更加小心翼翼,虔诚而温柔。

        避开缝合过的脖颈和胸膛,经过垒起的腹肌……人鱼线……

        她眼中没有任何杂念,只像是个擦拭神像的信徒。

        可帝懿身上的硝烟太厚了,黏腻了十天,单是擦拭完全无法解决。

        她用手覆盖在帝懿的身躯上,上上下下地搓,搓出许多黑泥。

        那手指甲、脚指甲里更是黑黑的。

        云惊凰蹲在地上,用自己的指甲一点点去抠,抠出里面的硝烟痕迹。

        污水换了一盆又一盆。

        半个时辰后,男人周身的灰尘总算清洗得干干净净,健壮的身躯散发着禁欲的冷白。

        兴许是擦拭,他身体有本能的反应,肌肉更加张弛着力度,那处更是昂立,整个人显得更加神武雄壮。

        云惊凰脸颊微烫。

        这就是东秦国的战帝,是常年嗜血战场中才能磨砺出来的战神身躯。

        哪怕只是一具身体,也足以令人崇拜、景仰。

        前世她真是瞎了眼,竟然喜欢那白月光……

        云惊凰在心里又甩了自己一巴掌,才敛起思绪,拿衣服过来准备给帝懿穿上。

        但到这一步她才发现!

        帝懿手臂和脚腕被锁龙链垂挂,衣服裤子完全穿不上去!

        这该死的锁龙链!

        云惊凰每次看到锁龙链,就想狠狠砸烂,再砸烂那些人的头盖骨。

        一群不仁不义、忘恩负义的狗东西!

        可重生一世,她已学会了隐忍、理智。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云惊凰按压着怒火,目光落在手中的衣物上,冷静思索办法。

        很快,她眸色一亮。

        从医疗包里拿出剪刀,“咔嚓咔嚓咔嚓……”

        新买的衣服缝合线多处全被剪破,从前往后覆盖在帝懿身上。

        倒是罩上了,但还需要缝合好。

        不过医疗包并没有缝合衣服用的线……

        云惊凰左思右想,索性开始拆自己的衣服裙摆。

        她把红色的缝合线拆下来,还剪下许多红色布条。

        原本好看的嫁衣裙摆处变得破破烂烂,多了种枯枝玫瑰的美感。

        “阿懿,我说过不会再让你受苦。”

        她蹲在地上,用医用缝合针串好线,往帝懿的衣服两边分别缝上一根根红色细带子。

        第一次缝合衣物,动作很不熟练,手指很快就被针戳了一下。

        到这一刻云惊凰才明白,赵如蕙说的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全是狗屁。

        腹有诗书气自华,技多不压身,这些才是王道!

        要是她会女红,现在她至于这么笨手笨脚、效率极低么?

        在这现实中,谁又会真正喜欢一无是处、愚蠢无知的草包?

        现在的她,只能用医用缝合手法去研究、慢慢缝制。

        曾经她是第一草包,对女红这等事向来不屑一顾,此刻她的神情间却格外专注、认真。

        一整夜,她蹲在帝懿身下,为他缝合衣物。

        到五更时分,衣服两侧总算全部缝合上带子!

        “呼~”

        云惊凰站起身,舒展了下脖颈筋骨,目光落在帝懿身上。

        那是一套纯黑色的宽袖锦袍,没有任何点缀。

        微风卷起,衣摆轻飘。

        整个身型黑暗、尊贵、强大,像是沉睡万年随时会醒来的远古神像,让人在他跟前情不自禁想要俯首称臣。

        不过——

        若是仔细看,能看到衣服和裤子两侧都有密密麻麻的红色蝴蝶结……

        那些蝴蝶结将衣服系得牢牢的,手法却很粗糙,别有一番突兀感……

        云惊凰脸上却扬起欣喜的笑容。

        太好了!成功啦!

        虽然有些不太美观,但这是她的杰作。

        帝懿周身也不再是脏兮兮的,不再被硝烟黏腻,他又恢复干净威仪、高不可攀的战帝姿态。

        这是半个月来,他全身最舒爽的时候吧?

        “安安心心休息,以后会越来越好!”

        天已经泛起鱼肚白,困意涌来。

        云惊凰满足地将纱布绑住自己,身体悬梁笔直地站着,再度让帝懿靠着她。

        明明做着人体支架,可她像是拥有全世界般,幸福地闭上眼睛。

        这一夜,马厩里的赵力蜷缩在干草里,又饿又冷。

        房顶上的绮丽全身被雪浸湿,伤痕淋漓,昏昏欲睡。

        雁儿倒是被苍伐安排在隔壁的小殿,温暖地休息了一宿。

        一大早,她精神满满地起来去挖冬笋、蕨草。

        大殿门没开,她只能在旁边的小殿重新架起锅炉,煮饭烧水。

        苍伐全程守在大殿门口,不曾离开半步。

        日上三竿。

        云惊凰在一阵菜香中醒来。

        她解开纱布,检查帝懿的伤口情况。

        所有外伤都在愈合,一切都朝着好的一面发展。

        可惜内伤太重,还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

        今天必须喂中药,只有中药才能补气养元。

        “苍护卫,端中药来。”

        门外候着的苍伐听到命令,立即将温着的中药端来。

        看到自家爷被收拾得干干净净,他眼中掠过一抹微光。

        不过看到那黑色锦袍两边的红色蝴蝶结,他眼皮突突跳了跳。

        “你这怕是不妥!”

        帝铁骨铮铮的千古战帝,身上怎么能有那么滑稽的物事?

        云惊凰目光落向他:“苍护卫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苍伐:……

        仔细想了想,无话可说。

        “是我冒昧了。”

        云惊凰没责备,接过药开始喂帝懿。

        可勺子舀过去,男人凉薄的唇紧抿,丝毫没有张开的迹象。

        试了好几次,皆是如此,药完全喂不进去。

        这是……

        苍伐忽然想起什么,脸色有些窘迫:

        “帝未曾晨漱,不会吃任何东西……”

        云惊凰才想起,是了!

        帝懿被抬回来至今,一直没有刷牙!有半个月了!

        他远胜九五之尊,钟鸣鼎食,处处精细,怎么容忍得了这般情况?

        而东秦国目前采用的是含漱方式,远远不足以解决。

        她跟着那女孩学医的时候,女孩给了她一种名为“牙刷”的东西,倒是十分方便。

        只是材质太过奇特,以后还会每日使用,要是被外人发现,很容易引来怀疑……

        云惊凰转眸间,将药碗递给外面进来的雁儿:

        “雁儿,你留下照看好战帝。

        苍护卫,随我去赢宫四处走走。”

        她需要找些材料!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