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初次吃肉

        云惊凰将听诊器挂回腰际,亲自走过去将雁儿扶起来:

        “你不必害怕,从今天起,你便是我身边的一等丫鬟,见了我也不用下跪。”

        雁儿吓得一颤,15岁的稚嫩脸上满是惊慌。

        “小姐……您……您说什么……这万万使不得!雁儿就是个最下等的洒扫丫鬟……”

        而且云惊凰平日里最厌恶她,从不会正眼看她一眼。

        难道……

        “小姐,您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新的折磨人办法……奴婢害怕……要不奴婢求您干脆一点,还是一刀捅死奴婢吧……”

        说话间,她身体都在发抖,眼泪直流的又要跪下去磕头。

        “傻丫头。”

        云惊凰揉了揉她的头,“别怀疑我的眼光和决定,我让你做一等丫鬟你便是一等丫鬟。

        去吧,先帮我办件事,把这些首饰全部卖了,买一套战帝能穿的精良衣服,其余的银子再买些大米、肉……”

        她边说边把从绮丽身上收刮的首饰递给她,自己身上的所有首饰也全取了下来。

        雁儿至今还不可置信,这种重要的事小姐竟然真的交给她去办?

        往常都是绮丽,她只能在角落里看着……

        眼下她却不敢多问半句,生怕慢了一秒就被小姐打死。

        “是……奴婢这就去!”

        云惊凰看着她跌跌撞撞的跑走,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宠溺。

        胆小却忠心的傻丫头。

        而房顶上的绮丽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云惊凰竟然让雁儿那种下等货做一等丫鬟?取代她的位置?

        雁儿不如她漂亮,还不如她会说话,又上不得台面!哪儿配!

        云惊凰却不再理任何人,转身进屋。

        这一世宠谁护谁,她已耳聪目明!

        刚进大殿,就见苍伐站在殿中,看她的眼中明显是揣度、深意。

        云惊凰脚步一滞,刚才她只顾着收拾人,忘记还有人在……

        “那什么……别怕,别误会……我不是什么心狠手辣的人,只是对待恶仆才用些手段而已……

        我对战帝、对所有好人绝对不会这么凶!”

        “无需解释,你只需记住我警告你的话就行!”

        苍伐对奴仆们的事不感兴趣,转身进了大殿,继续啃饼。

        云惊凰伸手拿过:“别吃这了,等雁儿回来一起吃好吃的!”

        可!

        她怎么也没想到!

        雁儿回来时,左手提着一个精致的布袋,右手只提着十斤米和五斤猪肉……

        云惊凰接过,疑惑问:“就这么点?”

        “回小姐……”

        雁儿恭敬又忐忑地回答:“虽然首饰特别多,但夫人给您买的都是岫玉、东陵玉一类,这些东西可以做得特别好看,其实不值什么钱……”

        云惊凰一般只看款式好不好看,赵如蕙送来,她觉得还不错就收下了,哪儿了解过这些知识。

        雁儿仔细汇报:“总共卖了36两银子,给战帝买衣服花了35两多……”

        因为雁儿也是个战帝迷,格外崇拜战帝,觉得给战帝买的衣服一定不能太过寒酸。

        虽然战帝平常穿的都是金丝玉缕上好锦缎,但这35两的衣服,已经是现在能买的最好衣服……

        云惊凰拍了拍雁儿的肩,“干得不错,以后就按这种标准来!”

        她也是这么想的,和雁儿志同道合!

        雁儿本以为会被惩罚,哪儿想云惊凰竟然还夸奖她……今天的她简直像是身在云端,做梦一般……

        云惊凰说:“雁儿去蒸米饭,苍伐去后山挖冬笋,今晚吃冬笋烧肉!”

        一天一斤肉,也能吃5天,解决眼前的燃眉之急。

        两人开始分头行动。

        半个时辰不到,大殿的中央摆了张小桌几,上面放着一大盆冬笋烧肉。

        虽然肉不算多,但雁儿厨艺很好,满屋飘香。

        云惊凰坐在桌前,对雁儿和苍伐说:

        “一同过来坐。”

        “不……奴婢不敢……”雁儿连忙低下头。

        在东秦国主仆分明,奴隶是永远不能和主子坐一桌的。

        云惊凰重活一世,倒没这么多讲究,只想拼命对身边的人好。

        但知道雁儿胆小,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她只能给雁儿盛了一碗饭,又舀了一大勺菜端过去:

        “那你就在角落吃,必须吃完!”

        雁儿眼眶瞬间湿润。

        在丞相府当差的日子,几乎所有人都欺负她,她从来没有吃过一顿饱饭。

        没想到如今声名恶劣的二小姐,竟然是第一个给她温暖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二小姐一点也不是草包,还很好……

        “多谢二小姐……”雁儿端着碗,声音都是沙哑的。

        云惊凰捏了捏她稚嫩的脸:“赶紧吃吧,长胖一点才更讨喜。”

        苍伐则自己盛了饭菜,端去角落吃。

        他也是今天看云惊凰收拾绮丽,才想起云惊凰已经嫁入赢宫,算是帝的女人,他亦不能以下犯上。

        云惊凰看到他的肉很少,舀的冬笋也寥寥可数。

        她盛了一碗菜和肉走过去,倒进苍伐碗中:

        “你也多吃点,现在你是我们之中唯一会武力的,只有你安康健朗,才能保护好我们所有人。”

        苍伐顿了顿,一向话少的他没有说话。

        但当肉吃进他口中,他身躯几不可见的怔了怔,视线也有些模糊。

        自从十天前,战帝被夺走一切后,他留在这荒凉的赢宫,只发现一小袋面粉,和少得可怜的大米。

        他已经十天未曾吃过米饭,十天未曾尝过肉的滋味……

        他是个男人,每天体力活也多,早已支撑不住。

        这是十天以来,他吃得最丰盛的一餐……

        云惊凰看得红唇微勾,满足又欣慰地开始吃饭。

        帝懿,安心休养叭,你的人我会好好照顾!

        今天吃冬笋片炒肉,明天可以吃冬笋丝炒肉,后天冬笋坨坨红烧肉,大后天还可以挖蕨草。

        接下来的几天足以妥妥当当!

        三人就坐在不同的地方用膳,柴火摇曳,温馨而满足。

        而马厩里的赵力没有吃的……房顶上的绮丽还在扫雪,又饿又冷,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把饭菜吃完……

        饭后,雁儿打扫卫生,出去洗碗。

        苍伐在云惊凰的吩咐下烧热水。

        云惊凰的目光落在帝懿身上。

        他的情况稳定了许多,人皮在一点点融合,但伤势太重,五脏六腑也有内伤,一直昏迷未醒。

        身上的战袍褴褛,昨天做手术时更被剪得凌乱不堪,还满是硝烟灰尘,至少穿了十多天。

        今晚,她要给帝懿沐浴。

        她要让他穿上干净整洁的衣衫,哪怕昏迷也舒舒服服的!

        所有人出去,玄虎也离开。

        屋内只剩下云惊凰和帝懿。

        她打了一桶水,拿起医用剪刀,“咔嚓咔嚓……”

        帝懿身上穿了十多天的战袍被剪破,脱下。

        那高大的身躯露出……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