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别怕,我在

        苍伐没有理会她,扯了身上一块干净的布清洗,为帝懿擦拭嘴角、下巴处的血渍。

        云惊凰想进去帮忙进不去,想靠近也没有资格。

        她只能跪在雪地里,从外面隔得远远地看着那个男人。

        寒冬腊月,小雪飘飘。

        此刻的这具身体还是被赵如蕙“宠”得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从来没有受过这种折磨。

        只跪一会儿,她就感觉好冷好冷,陷入雪里的膝盖更像被银针密密麻麻的扎着。

        细细的雪落在她的头上、睫毛上、肩头,不断堆积,越堆越多……

        而帝懿也没好到哪儿去。

        薄凉的嘴角不时流淌出血液,脸色看起来十分灰白。

        即便有营养液输入,也是杯水车薪。

        苍伐一会儿擦血,一会儿熬药,一会儿在高台上生柴火,让帝懿周围的空气稍微温暖一些。

        但柴有些湿,以至于燃烧时烟雾大,呛人。

        曾经的赢宫用的是万中挑一的红罗炭,如今却只能烧柴。

        曾经的帝懿九五之尊,前呼后拥,兵马百万,如今却只有一人、一虎相伴。

        就连曾经赢宫用的瓷器也是金杯玉盏,可如今苍伐熬的药,是盛在缺了口的粗陶碗中……

        当时战败,帝懿昏厥,西洲帝国要东秦上缴无数财物才肯退兵。

        文皇下令将赢宫收刮一空,但凡值钱的全被收走……

        现在的赢宫,只是个空壳。

        云惊凰只觉得白云苍狗,沧海桑田。

        她看着殿内的火光,就这么恍惚感慨地跪了整整几个小时。

        跪得头晕目沉,头上、眉梢上全落了厚厚的白雪,全身麻木得像是冻成冰雕。

        到了夜里三更时分,帝懿情况有所稳定。

        但雪越下越大,大如鹅毛,寒风呼啸。

        再这么下去,她会变成雪人,她的意识也在模糊……

        “轰”的一声!

        永盛殿上方的一处房顶忽然被积雪压垮,破出一个大洞,瓦片落得满地狼藉。

        “砰砰砰!”

        雕花窗也被狂风刮得坏了好几扇,坠地裂开。

        狂风和大雪从房顶的洞、窗户卷入,大殿柴火瞬间被吹灭,陷入一片黑暗、暴风雪冷。

        向来冷静的苍伐怔了怔,还是第一次面对如此景象。

        本就处境艰难,还没有修葺工人,没有材料……

        屋漏偏逢连夜雪……

        云惊凰有些昏昏欲睡,听到动静睁开眼,就看到殿内那一片惨状。

        寒风还夹杂着大雪,不断席卷向帝懿那伤痕累累的身躯,输液管也被吹得飘来荡去。

        “帝懿……”

        云惊凰站起来就想跑进去,但双腿太冷太麻木,刚起来就重重摔倒在地。

        她只能用手撑着身体,艰难地朝着里面爬。

        “吼!”

        玄虎又挡在大门口,拦住她的去路。

        云惊凰看向殿内的苍伐:“苍护卫,现在不是惩罚我的时候。

        你立即去其他宫殿拆些瓦片、窗户过来,这里让我照看……”

        苍伐眸色微亮,拆东墙补西墙,的确是现在最好的办法!

        而云惊凰……明明她自己冷得瑟瑟发抖,嘴唇发紫,但她看帝懿的目光满是担忧。

        苍伐盯了云惊凰一眼:“再警告你一次!若伤帝分毫,定要你整个丞相府陪葬!”

        话落,他才让玄虎退开,迅速离去。

        云惊凰丝毫不恼,有苍伐这样的人保护帝懿,是她这一世求之不得的事。

        她手撑着地面,拖着麻木冰冷的身体艰难爬进大殿,爬上高高的台阶。

        兴许是活动的原因,她的双腿总算恢复了些知觉。

        她艰难地站起身,抬起手就抱住帝懿的腰,头也埋在他宽阔的胸膛。

        “阿懿,别怕,我在,我给你暖暖……”

        她小小的身躯挡在他跟前,用自己长长的嫁衣护住他的身躯,为他挡住风雪。

        原本卷向帝懿的风全刮在她小小的身板上,雪也落在她的头发、肩头,背部。

        她很冷,可她毫不退缩。

        前世他宠她,这一世换她宠他、疼他、护他!

        苍伐用箩筐扛着一堆琉璃瓦回来,手里还抱着好几扇完好的木窗。

        进门就看到云惊凰娇小的身躯护在帝懿面前,已被白雪落了满头。

        明明冷得成个筛子,但还极力护着王……

        云惊凰见他回来,赶紧从高台之上跑下来。

        她关上雕花大门,一一抱过他手中的木窗:

        “苍护卫,你去修葺房顶,我来修木窗!”

        苍伐并未多言,扛着一箩筐琉璃瓦脚尖一点,蹬过雕龙大柱,从那破开的大洞处上了房顶。

        云惊凰也抱着一扇木窗走向破损处。

        她是娇娇小姐,哪儿做过这些事,嫩白的手指很快被木窗划破一条长长的血口。

        但她顾不得喊疼,看到帝懿吹着风雪,就迫不及待地开始修。

        赢宫所有的建筑几乎都是榫卯结构,不用什么钉子,只需要把窗户卡进主体的凹槽中。

        云惊凰小小的手臂举着沉重的木窗上下卡啊卡。

        打人教训人的时候力气很大,可做这些粗活时手臂又抖成筛子。

        即便用了全身的力量,巨大的木窗也像是要将她压垮。

        但她咬牙提醒自己,她已不是娇娇千金云惊凰,而是从地狱里爬出来、身负血海深仇的丞相府嫡女!

        连窗户这点小事也修不好,以后怎么保护帝懿?怎么保护所有想保护的人?又怎么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凭借着这一丝意志,云惊凰用尽全力,总算将厚重的雕花木窗卡了上去。

        一扇又一扇。

        花了近一个时辰,所有破损的木窗修葺好,挡住呼啸的狂风。

        苍伐也修好房顶回来,重新生火。

        外面是凛风骤雪,殿内燃起火光,温度渐渐上升。

        云惊凰满身是汗的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

        这一世的她还从没这么累过,手掌心被勒破好几条血口。

        可她看着高台上尊贵高大的男人,满足地勾了勾唇。

        她只要他安好!

        休息了好一会儿,苍伐已经在收拾满屋的狼藉。

        如云惊凰一样,即便帝懿沦落至此,但在他心里,帝懿始终是最伟大的战帝。

        帝所居住的地方,容不得丝毫凌乱!

        云惊凰也起来帮忙,扫掉积雪,清理碎瓦,把废旧的木窗拆掉当柴烧。

        殿内恢复整洁,火光温暖。

        忙碌后,云惊凰弱弱地问:

        “苍护卫,今晚我可以守着战帝么……”

        苍伐看她一眼:“只要不伤害帝,任你。

        但你若是居心叵测,我要你整个丞相府陪葬!”

        “多谢!”

        云惊凰脸上扬起由衷的笑容,搬起苍伐往日用的小板凳,哒哒哒便跑上高台。

        她把板凳放在帝懿跟前,人也踩了上去,瞬间比帝懿高出一个头。

        下一刻……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